第二卷大千世界篇 第九百三十八章生死平衡—圣皇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有人能说清诡异不详劫黑雾到底是怎样一种物质,它有时会具有强烈的电磁特性,还有时会表现出一种毁灭性的神能,变化不定。

而最可怕的是这股黑雾还有一种奇妙的能量在扩散,一旦被笼罩,便有一种灵魂被抽取的感觉。

“啊……”

一个天马族人尖叫,他的身躯竟以极慢的速度干瘪,最后化为一堆骨头,消失在了原地。

这是一场噩梦,让每一个人都惊骇欲绝,他们疯狂的逃窜,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然而却根本无用。

因为那团黑雾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超越了想象,任何的战舰和武器都抵挡不住它。

“啊!”

“救我……”

“不,我不想死!”

有人大喊大叫。

在宇宙中很罕见,是被列为传说级的可怕东西,它绝对是恐怖的,可却难以界定究竟是否有自主意志、是否为生命体。

总之它的出现必须要付出代价,一旦被它沾染上就必须要遭受莫名而可怕的厄运,而且,这样东西往往会带走你的一切。

“啊!”

一声声惨叫传来,许多人死于非命,被黑色雾霭吞噬,化为白骨,骨粉洒满虚空。

四位圣王同时出手,秩序神链千万道,道痕流动,形成一片牢笼,将所有雾霭禁锢在中央,一起炼化,不断磨灭。

当‎​​‎​‏‎‏​‎‏​‏‏‏只剩下最后一点时,一位圣王张口吐出一个神璃宝炉,灿烂晶透,炉盖打开,将所余雾霭强行收了进去。

这个级别的存在自然不缺乏神器,有些神器是神陨时代遗存下来的,威力绝伦,同样适合他们使用。

“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物质。”一位圣王这般说道。

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弄清楚这团黑雾的真相。

不过这也是正常,如果真的轻易弄清楚,早已经知晓。

毕竟这团黑雾太可怕了,可以瞬息湮灭古神级强者,连圣人都承受不住。

远处是一片可怕的场景,数十上百艘护航战舰全都破损了,死气沉沉,显然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甚至就连几位古神的尸骸都碎掉了。

“好强,简直像是一个灾难,幸亏刚才躲避了。”

“这黑雾太凶猛了,真希望它不要再出现。”

附近有人开口。

“它应该不会再出现吧?”

有人低语。

他们看着正中心的堡垒母船也是道痕暗淡,壁体被剖开,无一人生还,这片战舰群被彻底被吞毁,被废掉了。

这个画面,看得附近许多人脊背发凉。

太凶险了,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我倒是希望它不要再出现了。”

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自另一片星空堡垒深处飘出,带着一种冰冷的味道。

出师不利,这才刚起步没多远,就损掉了一艘价值连城的堡垒母船,让众人都感觉很憋闷。

听着这声音,众人皆转头望向另一颗星辰。

那里有着一艘更巨大的堡垒,通体金属构造,外观上比之前的那颗堡垒母船还要奢华,其上站着数十人,其中赫然包括了天马族圣王和孙族圣王等人。

“生死平衡世界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算不得什么,想要跨星域征伐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继续上路。”仰族的圣王冷冷的说道。

十二族的人常年出入生死平衡世界星海,自然明白这种残酷,比这可怕很多倍的事都遇到过,故此也不是多么低沉,快速调整,继续前进,毕竟已经收到了第一批智能神源机甲先锋部队的消息,它们已经与东域的势力交战了,但因为星空风暴无法定位准确坐标。

接下来的路比较漫长了,参照肖太初的古朴坐标越发的艰涩,原本的计算与推演不见得准确,需要反复验证,走了很多错误的路,在途中需要不断的修正。

而这个过程耗时又耗力,他们推演、计算、探路、验证,一晃眼竟然过去了五个月,而路程只走了一半。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每一艘飞船都发生了轰鸣,被一种可怕的波动席卷,诸多小型战舰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快速破碎。

“这……怎么会如此?!”

所有天马族和古兽族的高层都震撼莫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这里的星空太诡异了!”

所有人脸色都凝重了,因为这种变故出乎了预料。

“敌袭,堪比圣王战力,有莫名生物自生死平衡世界深处冲来!”

这是一头巨兽,长达三万丈,通体漆黑,身上鳞片森森,闪烁着幽光,它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似鹿非鹿,似鳄非鳄,似牛非牛,一双眸子的都是血色的,雄壮如野牛,生有一双龙角,它浑身布满了黑色斑纹,每一块黑斑上都有符文闪烁,宛若星河,璀璨夺目,慑人魂魄。

它探出一只黑天鹏般的锋利爪子,直接撕扯向一艘堡垒母船,沿途将许多战舰摧毁。

它的速度奇快,一眨眼就到了。

“杀!”

有圣王怒喝,手持一把银刀,冲了过去,迎向这巨兽。

“铿锵”

神兵与巨兽碰撞,火花溅射,这一次交手居然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众人吃惊,没有想到巨兽居然这般厉害。

“该死,这到底是何方凶兽?居然拥有圣王级实力。”

有天马族高层惊呼,这种实力超出了想象。

这一刻,所有堡垒战士都被惊醒,呆在那里。

它发出了一声震荡星空的精神波动,咆哮之音‎​​‎​‏‎‏​‎‏​‏‏‏让人灵魂都要碎掉。谭凌大吃一惊,生死平衡世界之大果然神奇,在这片无垠的死寂星域中竟出现一头生灵,可比肩圣王。

“这是什么生物,它从哪里来的,怎么会袭击我们?”

这一幕让所有人震撼,纷纷问出了自己疑惑。

“我曾经进入过生死平衡世界中的一些禁区,这绝对是某一个禁区中走出来的生灵,我们惹到大麻烦了!”

“什么,这是禁区的生灵!”

“这可糟糕透顶了。”

众多圣者和仰族高层闻言变色,神情紧绷。

生死平衡世界虽然危险,但是同样伴随着各种机缘,而且生死平衡世界浩瀚,即便是圣人也不敢轻易涉足,否则容易陨落。

“这是一头凶兽,达到了圣王,一年前我天马族的一艘堡垒母船来过这片星空探索,遭遇了它,将其子嗣重创,被它追杀了很多片星域,不想又来到了这里,又相遇了它。”

不用细想也知道,天马族险些杀死一位圣王凶兽的子嗣,结下了大怨,而今相遇,自然是不肯放过。

那艘堡垒母船周围的战舰全都被它的一道精神怒吼摧毁了,纷纷爆碎,而强大的堡垒母船则被它撕扯,也出现了裂纹。

行星般的堡垒母船难以与它抗衡,几乎要炸开。

“轰”

行星大的堡垒母船守护光幕撑开,总算将它摆脱,行星级堡垒母船可抗圣王,并非虚言,此时表现出了真正的战力,发出璀璨的光。

随同远征的圣王出现,而这一次直接是八人冒头,一个个散发出毁天灭地的波动,让整片星空都摇颤了起来,黑洞成片,星辰都要坠落了。

“不愧是圣王,真是可怕啊,仅凭气势就让亿万里虚空化为废墟。”

远征的众人心惊肉跳,看着远处的战场。

在这片星空中,一头凶兽横空,浑身乌光闪耀,一股极端恐怖的威压弥漫。

这头不知来历的异种凶兽,张口咆哮,血色的眸子凶光闪烁,知道迎战必死,直接撕开了虚空,遁走了。

可是在临去前,一爪子拍下,上百艘小型的战舰成为了星空尘埃,毁于瞬间,根本就抗不住。

“好可怕!”

众人倒吸冷气,感觉到脊椎骨都凉飕飕的。

这样的攻伐之力太可怕了,简直不可抵挡。

这头凶兽是谁,为何如此恐怖,连行星级战船都能毁灭,它究竟是什么境界的存在?

“还好这头凶兽离去了,否则我等必定要死伤惨重。这头怪兽到底从生死平衡世界中的哪个禁区内出来的呢?”

众人心悸,都在猜测。

谭凌心中惊叹,在这黑暗的宇宙中旅行,竟遇到了这样独孤而可怕的凶兽,无垠的星域果然可怕无比,神秘无尽。

“无需理会,我们继续上路。”仰族的圣王下令。

庞大的堡垒母舰群又一次进行了空间跳跃,两位圣王压阵,防止那头圣王凶兽跟进来。

不久后,他们终于穿越了这片死寂星域,见识到了更加广阔的星空。

一片新的星空呈现在众人面前,群星璀璨,点缀在这片陌生的天穹之上,绚烂无比。

时间很过,转眼已经过去了一年之久,远征大军结合天马族那对兄妹迷失的过程中所走过的路线图,认真的推演、计算肖太初留下的坐标,前方的路慢慢清晰了,也许到达目的地指日可待!

半个月后,正在星域中探索、验证前路的一艘战舰像是受惊了般,极速退回,舰长传来颤抖的声音,报告了一件可怕的事。

“发现了他们,十万年了……竟然还在,亘古长存!”

听到这样的话语,众多强者心头一凛,露出凝重之色。

“他们是什么东西,你说清楚。”有人问道。

很快,庞大的堡垒母舰群内,所有人都悚然了,他们也见到了一幅可怕的画面,那种壮阔让每一位强者都毛骨悚然,就是那至高在上的圣王见到后都脸色雪白。

“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众人骇然,因为前方的星空中有一钢铁巨城浮沉,悬挂在星空中,像是漂浮的陆地,但却又似乎是真实存在的,因为那大城在缓慢的移‎​​‎​‏‎‏​‎‏​‏‏‏动,像是有生命一般。

那里有一具具尸体,横陈在虚空中,一颗颗巨大的头颅悬浮在那里,通体漆黑,宛若一颗颗星辰般。

在头颅的眉心处有一道狰狞的疤痕,贯穿了整颗脑袋,看不出这颗头颅的来历,唯有那道疤痕给人以莫名的震撼。

冰冷的星空中,那里黑压压一大片,无边无际,磅礴而壮观,带着无边的压抑,自远而近,让圣王脸色都雪白。

星空非常广袤,浩瀚没有尽头,生灵即便可以横渡,一生一世也不过在有限的区域内活动。

面对这未知的黑暗星空,自身太过渺小,微不足道,在星域中几乎难以遇到什么,枯寂是永恒的代名词。

而今他们遭遇到了一片黑暗的星域,一座悬浮的巨城,虽然隔得较远,只能隐约见到轮廓,但那绝对是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是怎样的一副画面,诸多星辰环绕着一座巨城,一具具尸骸悬浮在其附近。

他们所见的极其震撼,待到清醒后又从头凉到了脚。

他们的堡垒母舰群何其巨大与壮阔,可是此时与那对岸的大片钢铁丛林相比,却显得很弱小,算不得什么。

尤其是那些被打爆的头颅,依旧在绽放炽盛光辉,每一颗都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不好!”

就在这时,一名圣王惊呼,脸上满是惶恐,道:“那是……圣皇的头颅!”

他惊惧无比,这句话让在场的人皆变颜色。

“不错,那就是圣皇的头颅。”另外一位圣王说道。

他的声音在颤抖,这样的消息让他们震惊,圣皇的头颅竟然还保持完整,实在惊人。

残尸骨骸间是一片巨大的舰群,每一艘都无比壮阔,最小的都有行星大小,而最大的则有四颗恒星那么大,横贯天宇,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这是一种惊人的视觉冲击,让人忍不住颤栗,那里是一片星海,数不清的战舰和母舰大城,每一条都散发出滔天杀机,让星空中的温度降低。

“圣皇,这是圣皇的遗骨?”

“天啊,我们闯入什么样的战场?”

众人都变色。

这一战场在星空中漂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它们早已镌刻上了时间长河的印记,始终不朽,自古长存。

“真的……是他们!”仰族圣王的声音都颤抖了。

“圣皇?那是什么样的存在?”有人疑惑的问道。

“圣皇,乃是超脱者,一旦突破圣皇境便是一步登天,成为一方至尊。他们号称天尊,拥有漫长寿元,甚至可以逆行岁月长河,追溯过往,洞悉未来!”仰族圣王颤声道。

“怎么会死在这里?这是神陨时代之前赶往暗渊支援的古舰队吗?他们遭遇了怎样的变故。”李仙圣王这样感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哥哥重生黑化后,被团宠小公主萌翻了!乖软妹妹黑化后,哥哥们跪求原谅绝色美女贴身保镖降临诸天,横推万界诸天:横推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