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再次来到南加大校区,陈锋的心情比上次好了许多。

主要原因就是之前那一直萦绕心头的危机感和不安全感消失了,这让他感觉一身的轻松。

身心轻松了,心情自然也就变好了。

进了南加大之后,陈锋突然就不想给布琳娜什么惊喜了。

两人又不是真正的情侣,搞什么惊喜的,没必要的。

于是,陈锋就给布琳娜发去了微信,直截了当地说他现在南加大,问她是不是在上课。

过了几分钟后,他接到了布琳娜打来的电话。

“你没开玩笑吧,你真的在南加大吗?”

“没开玩笑,我就在校门口这边。”

“你别走,我马上过去。”

“你下午没课吗?”

“刚刚上完了,就一节课。我上课时手机静音,所以刚才没看到你发的消息。”

“那好,你过来吧,我在这等你。”

五分钟不到,布琳娜就开着她那辆雪佛兰停在了他跟前。

然后,她第一时间下了车,满心欢喜、笑容灿烂地朝陈锋小跑过来,投入陈锋的怀里,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你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突然回来,真好。”

陈锋如此其实已经给了她一个大惊喜,即使没有突然出现在她跟前,但效果也差不多。

陈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我暂时在圣迭戈那边也没什么事,想想就回来了。”

“裴,她没什么事了吗?”布琳娜略作关心地问道。

布琳娜知道裴蕾来圣迭戈看病,但具体看什么病,陈锋没跟她说,她当然也不好多问。

“她没什么事了。接下来要等她丈夫过来这边跟她会合。但她丈夫在国内还有事,暂时过不来,我做为她丈夫的好朋友,就继续留在这边,跟她有个照应。”

“你还真是值得托付的人,你朋友把他妻子交给你来照顾,看来是非常信任你。”

“别说他们的事情了,你这两天过得怎么样?”陈锋岔开话题问。

“没有你在身边,当然是有些无聊的,我这两天一直都在拼命学习功课,打发时间。”

“这样不正好吗?你还是学生,就应该将自己的精力都花在学习上。”

“对学习来说是很好,但人生可不只是学习。我也没有当那些学者的兴趣,我只是想要拿个还过得去的硕士学历,然后找个还过得去的工作就可以了。”

“你既然要提前毕业,就更要专注于学习。你尽量争取明年下半年来我们秀州留学吧。”

“我会的。我会在明年七月份之前拿到这边的大学文凭,然后就去申请秀州那边大学的留学名额,我查过了,就像你说的,去你们国家留学,难度不大,而且奖学金等各方面的待遇都很好。”

“你有信心就行。”

两人简单说了一会儿后,就上车直奔酒店。

尽管两人分开没两天,但彼此都是有些想念的。

而且大家都是饮食男女,都是有需求的。

这次两人就在南加大附近一家比较普通的酒店开了个房间。

按照陈锋的要求,用的是布琳娜的证件,连着开了三天。

两个多小时后,两人才从这家酒店出来,在布琳娜带领下回学校食堂吃饭。

陈锋不想去南加大周边的街道餐厅吃饭,有过上次被枪击的经历,他对南加大周边社区的治安可没有多少信心。

所以,还是去学校里面的食堂吃饭最为安全,而且伙食和味道还不错。

……

罗伯特派布拉顿三人去抓陈锋,结果人都还没照面就全军覆没了。

这让罗伯特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恼火。

布拉顿一直都是他的头号心腹手下,跟着他已经有好几年了,一直帮他处理一些比较私密和隐秘的事情,就比如这次让他带队去抓陈锋,从陈锋手里拿到那枚勋章。

这任务肯定不在他们洛杉矶警察的正常工作范围内。

类似的事情,罗伯特以前基本上第一个就选择让他去做,而且基本上每一次布拉顿都完成得很漂亮,没让他失望过。

偏偏这次布拉顿不仅让他大失所望,本身还受了重伤,此外两个布拉顿的下属威廉和杰森,也算是他的人,平时也都是挺干练和机灵的属下,结果这次也是一死一重伤。

这其实相当于让罗伯特直接折损了三名得力干将。

罗伯特因此当然是相当地恼火。

他很想怪布拉顿这次工作不力的,但了解事情具体经过后,知道他们三个这次是非战之罪,只是太倒霉了,刚好一起乘坐商场电梯的时候,遇上了电梯事故。

要怪只能怪那家该死的商场,没有做好电梯安全维护,也怪生产电梯的制造商,显然这电梯存在质量问题。

罗伯特在详细了解事情经过之后,还是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了还在昏迷的布拉顿,以及还在抢救的杰森。

他们三人中布拉顿的情况算是最好的,是活着的,但有严重的脑震荡,两腿也骨折了。若是三天内醒过来可能不会成植物人,超过三天就有植物人的危险。

杰森的情况就比较糟糕了,送到医院的时候,全身骨折还有内出血,所以一直在抢救,两个小时过去了,都还没渡过危险期,情况很不妙。

罗伯特对此当然无能为力,只能向上帝祈祷,还有就是安慰两人的家属。

至于向商场索赔之类的事情,他们警局有专业的法务,这点倒是不用担心的。

医疗费、赔偿金、保险费这些也不用他这个副局长亲自过问,自有一套流程去办理。

罗伯特在医院呆了大半个小时,算是给足了两个下属的面子。

不管怎么说,实际上他们三人这次之所以遇难,他这个派发给他们任务的副局长难辞其咎。

不过,这事除了他和布拉顿三人之外,其余人不知道。

毕竟他们三人这次算是帮他干私活,当然需要保密。

罗伯特当然也不会傻得主动去坦白,说他们三人这次是受了他的命令才外出,才去了商场,然后发生了意外。

这事若是公开,罗伯特他这个副局长的责任就大了。

大半个小时后,罗伯特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医院,刚刚坐上车就接到了诺玛助理汉斯的电话。

“事情办好了吗?”

电话一接通,汉斯就直入主题询问。

本来汉斯觉得既然罗伯特答应帮忙了,凭借他的身份、地位和手段,应该很快就能搞定陈锋,然后将那枚勋章拿到手。

结果等了大半天了,罗伯特都没主动联系他,给他报喜。

诺玛那边早就等不耐烦了,就让汉斯打电话过来问问。

他这一问,还真是把罗伯特给问住了。

罗伯特肯定不能实话实说,更不能主动说自己已经折了三个得力属下的事情,这样反而显得不专业。

所以,罗伯特只是稍一迟疑,就说:“已经在办了。这人很狡猾,一过来洛杉矶就到处转悠,我的人几次想要抓他,都被他熘走了。”

汉斯一听他这话,就不由皱眉,加重语气道:“这么说,事情还没办好了?”

“是……是的,很抱歉,对方真的太狡猾了。他好像已经知道了有人要对付他。”

没办法,罗伯特也只能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了。

汉斯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道:“最迟我希望明天早上能得到你的好消息。若是你办不到,那我只能另找他人帮忙了。”

罗伯特立即保证道:“好的,我一定能在明天早上给你好消息。”

“希望如此吧,等你的消息。”

说完,汉斯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此时其实内心对罗伯特很不满。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都办不好,真是废物一个。

而因为罗伯特的办事不力,连带着他在诺玛面前也连带着显得办事不力。

此时,他就面色有些尴尬地看着坐在宽大办公桌后的诺玛,刚才他和罗伯特通话的时候,是开了免提的。

“老板,罗伯特他这次既然保证了,应该就能办到。他好歹也是洛杉矶市的警察局副局长,让他抓一个普通人,没道理抓不住。”

诺玛微微蹙眉,放下手里的钢笔,面色冷峻地说:“他这样的办事效率已经失去了我的信任和耐心,你再找其他人想想办法。我不管你怎么做,我明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桉。”

“是的,老板。”汉斯连忙站起身微微鞠躬后,说道,“我现在就找其他人帮忙,你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他恭敬地朝诺玛微微一鞠躬,然后转身就出了诺玛的办公室,自去联系别的渠道和关系把那枚勋章拿到手。

……

在和汉斯结束通话后,罗伯特马上电话联系了他手底下的另一名警探杰特,他是一名刑事警探,跟主要负责扫毒的布拉顿警探职责不同,也没有布拉顿那么唯命是从。

但好歹杰特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之前他也让对方帮忙去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私活,对方做得也还算让他满意。

所以,他和杰特之前也是有过干私活的合作基础的。

他在电话里简单跟杰特聊了聊陈锋的事情,然后就说陈锋偷走了一位贵人的祖传勋章,并且对这枚勋章做了详细描述。

那位贵人不想这个失窃桉闹得沸沸扬扬,就委托了罗伯特想要私下里找回,而罗伯特现在就将这事交给杰特去办。

杰特对罗伯特这话当然不会有多少怀疑,在手机上接收到了有关陈锋的一些具体信息后,当即就表示一定尽快完成任务。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到了晚间七点多的时候,杰特终于通过各种技术手段锁定了陈锋就住在南加州的一处酒店里。

此时,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为了尽快完成罗伯特这位上司交代的任务,他也顾不得叫上自己的属下,直接开车单枪匹马地去找陈锋。

只是去抓个窃贼而已,对杰特这种资深的警探来说,真就是洒洒水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车子顺利抵达目标酒店这边的大马路,他赶在一辆凯迪拉克之前,先一步加速超车,停在了路边一个刚刚空出来的停车位上。

这边道路两旁停满了车子,想要找一个空着的停车位很难,好在他运气不错,刚刚有一辆车子开走空出了位置。

杰特刚刚下车,就听到后面那辆凯迪拉克的司机放下车窗,对他竖起了中指,并且大声地亲切问候了他妈。

杰特做为刑事警探这能忍?当即怒气冲冲地上前,对着这位有黑人基因的混血男大声吼道:“你特么想死吗?”

他当即伸手想要从衣兜里拿出警徽,然后好好地拾掇一下这家伙。

结果他这动作明显吓到了凯迪拉克司机,以为他要掏枪呢。

就见这位司机几乎是下意识地快速从兜里先一步拿出一把M1911,迅速扣动扳机,砰砰两声枪响,杰特被两枪命中。

杰特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双腿一软,脑袋一歪,倒在了血泊中,当场毙命。

半个小时后,刚刚回家洗完澡,正陪着家人看电视的罗伯特接到了警局那边留守人员的电话,被告知杰特不幸中弹身亡的消息。

罗伯特得知这个消息,震惊地手机都掉地上了。

这一天之内,他们警局连着已经有三名警察身亡了,其中包括最后没有抢救过来的杰森。

可以说,这三名警察的死亡,跟他这个副局长有着直接的联系。

都是他派他们去干私活,然后就都出了事。

这明明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让他们去抓个从龙国来的普通人,将他抓起来,然后拿到那枚勋章。

就是这么一件如此简单的事情,他派了三拨人,包括那位神偷麦克,都齐齐折戟沉沙,甚至三死一伤的结局。

那个龙国人难道有毒不成?

这一刻,罗伯特面色苍白,身体颤抖,这把坐在他身旁的妻子吓得不轻,差点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

半个小时前,酒店里的陈锋突然又感到了那种危机感和不安全感,就对正在跟他一起看电视的布琳娜说:“我想换个地方住。”

布琳娜不解道:“为什么?你觉得这里住着不舒服吗?”

“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这里不怎么安全。”陈锋煞有介事地说。

布琳娜只是稍一迟疑,就点头道:“好,那我们就换个地方住。我们去退房。”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就下楼退房,过程很顺利。

半个多小时后,按照陈锋的要求,在差不多五公里外,两人重新入住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靠近好来坞大道。

而此时,警探杰特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离婚后开始掉马甲,前妻哭疯了离婚后,披着马甲在前夫雷区蹦迪离婚后,我被女神倒追离婚后成了神豪离婚后,夫人马甲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