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护犊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于中州皇,胡铭仙的态度真要说的话,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这还要追溯到蝶灵花一族……

蝶灵花一族作为中州的悟道圣地,可以说是天下人皆知的,以前胡铭仙还没有概念,可随着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强,尤其是多次与天道行者斗战后,更加明白蝶灵花一族内的天道仙池对于当世天骄来说是何等的珍贵!

哪怕是当初在御魔殿中,帮助烈冰兰等人觉醒成天道行者的圣武御魔榜中的洪荒之气都无法与天道仙池相比。

天道仙池中的天道灵液,是每一个蝶灵花一族的族人的感悟所致,是最为亲近天道法则的存在,拥有血脉异象的天道宠儿,入天道仙池可与天道法则沟通成就天道行者,天道行者入天道仙池可提升自身的天道品阶,这是百分百的结果!

可就是这样的一处悟道圣地,竟然被无影阁毁灭了,而且还是在中州皇亲自坐镇的中州……

在胡铭仙看来,这就是中州皇无能的体现,所以暴怒之下,才会说出那番话!

在此之前,因无影‏‏​​‎‏‎‏​​​​‎​‏‏阁根深蒂固于圣武大陆,其他势力虽是人多,但人之常情下为求自保,人心难免无法统一,胡铭仙倒也没有真正的去怪罪过中州皇,再者,无影阁毁灭的又不只有蝶灵花一族,奎木一族也是如此……

总不能每一个被无影阁灭掉的族群,都要中州皇给予回应吧。

而让胡铭仙反感,或者说有着一定戒备心的事情,就是当年王若松一行人入虚实界。

犹记得,当年正是无影阁灭了蝶灵花一族后,未能攻破守护天道仙池的大阵,最终只能生生炼化蝶灵花一族族人的生魂,由王若松带队前往了虚实界寻求幻灵鱼,以期炼制成幻灵珠,贡献给中州的大人物!

而这个大人物,究竟是谁,即便到现在胡铭仙也不清楚,也不可能清楚,但胡铭仙知道,能让中州王家都称之为大人物的,无非就是身份地位,以及自身实力远超王家的存在。

那这些存在中,无影阁定然是最大的嫌疑者,毕竟王若松本身就是无影阁的一员,再者就是即将出世的上古十大古教等等,甚至是当世修为最高者圣尊境,且身份地位亦是第一人的中州皇,也逃不了嫌疑。

是以,当季长安说自己是中州皇派来的时候,就注定胡铭仙难以给他好脸色。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在蝶心儿与盈思思还深陷花灵谷一事没有个头绪的档口,中州皇居然说要收龙且为弟子……

放在其他人身上,怕不是睡觉都能笑醒的好事,可放在胡铭仙身上,这就是最令人恶心的事!

当初龙且困于龙氏,被龙嬴生生抽走八道先天本命龙魂的时候,你中州皇在哪?

当龙若兰被龙氏乃至龙府所有与龙氏有关的势力追杀的时候,你中州皇在哪?

现如今,知道龙且是拥有帝尊传承后,你中州皇冒头了,要收龙且做弟子了……

这中州皇未免也太会做人了,只想着好事啊,有朝一日,龙且出人头地,修为大成了,成就帝尊了,你中州皇是不是还要以帝尊的师尊自居……

或者说,以收徒为名带走龙且,你中州皇也会如龙嬴那般再抽走龙且

的帝尊传承?

眼下又来说,让他们以大局为重,放弃对龙氏的报复,真是舔着一张好大的bi脸,奎木一族被灭时,你中州皇有考虑过大局?悟道圣地花灵谷被灭时,你中州皇有考虑过大局?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胡铭仙彻底对季长安,乃至中州皇怒火冲天!

向来不怎么骂人的胡铭仙,此次也被气得满嘴脏话,可见胡铭仙已经怒到何种地步了!

那句‘不介意换个人做中州皇’也绝非是他胡言乱语,他有那个能力将万宝楼的沈大圣捧上圣尊之境,甚至超越圣尊达到圣皇,乃至更高的境界,代价无非是多耗费点时间罢了。

那句‘老子先灭了你’亦非胡铭仙自大,神魂十三重境早已圆满,只需一个念头便可就此渡劫,神魂与元神两境合一的天劫到底有多恐怖,他自己也不知道,而这场天劫,本是为龙氏所留,他也没打算用在季长安身上。

但若季长安当真要动手,他也不介意先灭了季长安,打不过季长安是不假,但将季长安托在天劫之下,还‏‏​​‎‏‎‏​​​​‎​‏‏是能够做到的,只要季长安敢对他出手,天劫必定会加诸他身。

铿锵!

铿锵!

是以,在季长安再次催动天下山河印之际,胡铭仙毫不犹豫的取出了双刀,刀鸣之声,铮然若龙吟,心念间已是打算让金玉噬灵虫放弃对自身的境界压制。

然,就在这一瞬,一道苍老的声音自天穹之上传荡而来。

“小辈,你莫不是当老夫的大圣令是空话?”

话落之际,一道佝偻着身躯的苍老身影出现在季长安的上空。

季长安心头一惊,当即收了天下山河印,冲着老人抱拳行礼,道:“见过沈大圣!”

沈大圣虽是跌落大圣境,但威名犹在,又执掌拥有整个圣武最大财富的琉璃万宝楼,就算是中州皇亲至,也要礼让三分。

而随着沈大圣的出现,一众围观的武者们又是引发了阵阵议论之声,东方雪琴、血苍穹、许东林等人着实是松了口气,沈大圣亲自出面,那胡铭仙说的那番话,就有了回旋的余地了。

只是,有人欢喜,就有人愁了。

龙傲等一众主事长老,当即脸色变幻,看着沈大圣那佝偻的身躯,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心中不断地咒骂着这老东西怎么还不死……

“哼!”

虽是佝偻着身躯,但沈大圣此刻却如一座巍峨高山般盖亚全场,言语也冷冽了起来:“浩然正气殿殿主,你当真是好生威武,对一个神魂境的小子,你以仙台境欺压他就不说了,还想动用中州皇的本命圣器……你浩然正气殿,还是你中州皇,什么时候学会这般欺压小辈了?

若是大陆上人人都如你们这般,那这天下的天骄是不是早就死绝了?你浩然正气殿,你中州皇就是这般为天下做表率的?”

轰!

霎时间,沈大圣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一柄仙锤般敲得季长安脑海一阵阵轰鸣,浑身上下都不禁泛起了一层豆大的汗珠!

这个罪名哪怕是放在台面上,被天下人议论,都不打紧,关键还是要看什么人安的罪名,很不幸,沈大圣就

是那个举足轻重的人,他安的罪名,就是中州皇想洗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中州皇敢杀了沈大圣,以绝对的武力镇压万宝楼!

沈大圣的能量太庞大了,万宝楼的能量太庞大了,庞大到足以在圣武颠覆中州皇的形象!

可想而知,刚才季长安若是真的以天下山河印出手对付胡铭仙,那可不是一泄心头之恨,那是实实在在的给他自己,给中州皇安上了不可抹去的罪名了。

这世间之事,唯有仗势欺人,打压天骄最是能引起天下共鸣,不论自身是否是天骄之辈,可以在与同辈之人中落败,那是技不如人,没有人会愿意被老一辈的强者仗着背景、实力欺压自己。

“我……我……晚辈……不敢……”

惊觉过来的季长安连忙双手抱拳躬身行礼,道:“沈大圣莫要动怒,实在是那小子说的话太狂妄,太无礼了……”

“哼?狂妄?无礼?”

沈大圣微米着眸子,圣境气息缓缓压向季长安:“少年人狂妄点怎么了?无礼又怎样?有‏‏​​‎‏‎‏​​​​‎​‏‏多少人连狂妄都不敢……还无礼,就许你们仗势欺人,还不许小辈无礼?就得伸着脖子,让你们砍吗?”

“这……这……”

季长安是彻底呆了,一时间真不知道怎么回应沈大圣了。

莫说季长安了,就连围观的那么多武者也全都呆了,眼下这局面,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沈大圣这是在护犊子啊!

胡铭仙自己也有点蒙……

虽说给了沈大圣造化之液,本意也只是想着让沈大圣压制龙氏通神及之上的强者,着实是没想到在面对中州皇的人沈大圣也会出面,而且还如此极力维护自己。

这一点,胡铭仙是没想到的,否则,也不会打算拿自己的两境天劫来对抗季长安了。

就在所有人都惊讶沈大圣的态度之际,沈方出现在了胡铭仙身边。

拍了拍胡铭仙的肩膀,沈方笑道:“虽然我万宝楼没有第一时间来这里给你撑腰,但是我以及我父亲说了,你想闹多大就闹多大,任何事,万宝楼给你兜着!”

“真的?”

“真的!”

“想好了?”

“行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哥还能骗你不成!”

沈方被胡铭仙弄得有些无语,笑骂着拍了拍胡铭仙的脑袋。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口气我要好好出一出!”

胡铭仙眸光一冷,身形闪动间瞬间出现在季长安身前。

“小辈,尔敢!”

季长安毕竟是仙台强者,自然早就反应了过来,刚想出手却是发现沈大圣的威压已是压得自己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胡铭仙一掌拍在自己身上!

一掌之后,胡铭仙闪身又回到了沈方身边,而季长安却是发现胡铭仙这一掌并没有动用任何力量,就如寻常人拍了自己一下而已。

但季长安绝对不会认为就这么简单,皱着眉头,一边内视己身,一边喝问道:“小辈,你做了什么?”

胡铭仙没有立即答话,直到季长安脸色巨变,满目震惊的看向自己时,才说道:“发现了?那么……给我跪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女装神豪从斗破开始的女装少年七零军婚:科研大佬她一心暴富仙帝重归当奶爸绝世剑仙:我是仙帝,不是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