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终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到小诺的话,李因半点不意外,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站点:塔读小说,~欢迎下载^

他只是一直看着程序的方向……准确地说,是看着程序手中的剑。

程序紧张地将手里的剑又握紧了一点。

“何必这么严阵以待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早已立于不败之地了吧?”李因自嘲一笑。

“没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清楚。”小诺谨慎地回答。

“我想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李因说。

“你问。”小诺有些迟疑,护在卢妙身前。

“成姐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李因的话刚一问出,小诺就嗤笑出声:“你自己早已把她忘在脑后,现在又装什么深情?”

说完这话,小诺大喊一声,率先向李因冲去。李因似乎完全没有料到小诺会突然发难,只能抽出手来应对。两个人从体型和实力上看都是李因处于优势,但是不知为何,他应对起小诺来却处处受到掣肘。

程序正要上前帮助小诺,却被卢妙和陶原一把拉住。

三人趁着李因分身乏术的时候,偷偷来到了树干处。卢妙悄悄脱下了自己的鞋子:里面并不是一双脚,而是从脚腕起变成两根巨大的青铜树根,分支无数。

每一根分支都和卢妙等人在古代副本里拿到的青铜短棍非常相似。

“这是怎么一回事?”程序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卢妙的脚又不见了……甚至连本来出现在卢妙脚腕处的程非烟的脚也不见了。

“你这鞋是怎么穿上的?”陶原也很震惊。

“说来话长,把剑给我。”卢妙一把抢过程序手上的剑,靠着树干坐下。她深吸了几口气,却仍旧下不去手,只能将剑递给陶原。

陶原拿过剑,温柔地对卢妙说:“把眼睛闭上。”

卢妙乖巧地闭上了双眼。

还没等程序反应过来,陶原挥剑砍向了卢妙的脚腕。那把剑削铁如泥,卢妙再睁开眼,陶原和程序已经每人拿起一根巨大的根系了。

至于她……她的脚下一丝鲜血也无,恢复到了在第一个副本中的模样。

卢妙尝试了一下,发现果然,她可以正常地站立和走路,只是从外表上看更像一个飘在半空中的女鬼罢了。

扣扣563743675

“接下来要怎么做?”陶原面带询问:他虽然恢复了记忆,也猜到卢妙是想砍下自己脚下的树根,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而卢妙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恢复了全部的记忆:

被副本掳去的那天,卢妙本来和往常一样准备下班。那天原本是晴朗又明媚的,但是临下班的时候,外面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

卢妙正想给陶原发信息,提醒他天气变化,办公室的灯却全都灭了。

无边的黑暗笼罩之下,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卢妙抓紧手中的手机,却无法从手机的屏幕上获取一丝光亮。

一开始,卢妙还能镇定地坐在椅子上,和周围的同事讨论为什么突然停电、手机又是为什么突然失灵。但是很快,大家都意识到了不对劲:安静,实在是太过于安静了。

如果部门的同事都不说话,那么整栋楼都没有一丝声音。不仅其他部门的人彷佛不存在一般,就连原本狂风骤雨的窗外也没有一丝声响。

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

而当光明重新亮起,迎接他们的却是更加恐怖的存在:大家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上去似乎是古代的一处侯府门前。

“要敲开这扇门吗?”有人看着斑驳的红漆大门,犹豫着说。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

“先四处走走?”有人却有着不同意见。

但是事实证明,这些选择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此时的副本是无解的!恶鬼环伺,完全是随机地吃人,根本不给大家一丝喘息的机会。

卢妙仗着自己反应快又灵敏,在副本里横冲直撞。彼时,她以为自己真的有生还的可能,殊不知是因为自己看上去最冷静,被恶鬼故意留到了最后。

好在,也正是恶鬼的这一打算,给了卢妙一丝机会……

因为在现实世界里,卢妙的存在已经被完全抹去,只有一个人察觉到了异常:那就是陶原。

不知是否是因为陶原和卢妙收养了小诺的缘故,墨成苏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陶原。甚至,她还可以根据陶原的执念隐约定位到卢妙的位置。

“时间紧急,我虽然苏醒,却不敢停留太久。我怕时间长了以后会被李因发现。”墨成飞速地叮嘱小诺:“如果他发现我醒来,一定会想办法封印我的能力,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害。”

“卢妙和陶原与你有缘,又恰好一个在现实世界,一个在阵法之中。我会想办法将青铜法器的关键隐藏在卢妙的身上,再用卢妙身体的一部分替换青铜法器吸取阳气的部分。”

“这样一来,因为卢妙一直在阵法之中,短时间内,李因不会发觉这个‘狸猫换太子’的计划。用这种方法,起码我能保护从现在起进入阵法的每一个人。”

说着,墨成散了七魄,强行将卢妙被卷入阵法前的世界与侯府的副本融合,将卢妙的身份化作了其中的一名厉鬼;又强行改动了阵法,为阵法中的恶鬼设定了规则。

所以现在,理论上说,阵法所吸收的阳气其实都在卢妙身上——

手上的工具不称手,但是卢妙还是拉着陶原和程序向树下挖了一会儿,果然见到粗苯的树干之下,有一双白嫩嫩的脚……

“好诡异啊……”陶原忍不住都囔。

“诡异的东西你见得还少了吗?”卢妙没好气地反驳。

“但是…这是不一样的诡异啊,对不对,程序?”陶原戳了戳程序的胳膊。

但是程序没有回话。

自从发现树干上没有程非烟之后,程序就一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似乎除了打听程非烟的去处,一点别的心思也没有。

卢妙其实可以理解程序的心情:目前来看,根据小诺和之前墨成的说法,这些树上挂着的人应该不是人,而是被强行从副本中保下来的“魂魄”。既然卢妙可以或者,难免大家不会猜想,树上挂着的魂魄也有生还的机会。

那如果这样,程非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程非烟又是否有着生还的可能呢?

小诺一直没有解释这个问题,墨成在最开始设计这一切的时候也没有提及需要程非烟这样一个角色。这让事情难办了起来。

身份证-五六三七四三陆七伍

“你放心,我们肯定有办法救下来非非的。”卢妙拍了拍程序的肩膀:“我们连非非的身体都有,还怕找不到她的魂魄吗?”

说着,卢妙按照记忆中墨成留在她脑海中的指示,用匕首将自己和陶原的手划破,滴在了树根的位置。

卢妙这样做的瞬间,正在和小诺缠斗的李因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

大家被这叫声吸引转身,就看到李因的头发瞬间变白,原本年轻的脸上爬满了皱纹,挺直的身体也逐渐句偻……

相比,他能这么久还保持年轻,都是因为这棵树的缘故。但现在,在墨成的指导下,卢妙已经将树下的所有阵法都破除了。

不仅如此,原本遮天蔽日、枝叶繁茂的巨树开始逐渐萎缩,绿叶凋零,树枝掉落,上面挂着的人也一个个没了踪迹。

卢妙再一低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恢复了正常。这双脚要比程非烟的脚还大了一圈儿,一看便知是卢妙自己的脚掌。

小诺飞快地跑到了卢妙的身边,眼神不再死死盯着李因,反而是一直端详着巨树仅剩的树干。

李因看上去就如同秋后的蚂蚱一般,短短十几秒的功夫,已经站不稳了,踉跄了几下后还是摔坐在了地上。

眼看着小诺拿过程序手中的剑,似乎要将这棵树拦腰砍断,李因却突然张口,苍老的声音几不可闻,但足够吸引众人的注意力:

首发&:塔>-读小说

“程序,你不想见到程非烟了吗?”

话一出口,别说是程序,就连小诺也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小诺说:“程非烟就好好地活在现实世界里,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卢妙的缘故?咳咳……”李因得意地说:“其实成姐的计划非常合理。在她的运作之下,阵法只会减少不会增加。而当阵法的数目减少到一定程度后,你的力量也会逐渐苏醒,可以将陶原放入卢妙所在的副本之中,开始破坏阵法的根基。”

“但是你们没有料到的是,卢妙却提前醒来了。”

卢妙听到这话也愣了一下:提前醒来?

小诺看向卢妙,默认了李因的说法。

李因接着说到:“原本,卢妙所在的阵法仍旧无解,但是她提前醒来后,阵法里的法器感应到了她的存在,主动现身,这才使得卢妙能够杀死阵法中的厉鬼。”

“但也正因为如此,卢妙醒得太早,法器还没能真正成为她的双脚。所以,她借走了‘程非烟’的双脚,将程非烟的身体强行从副本中带出。”

小诺:“那又怎样?程非烟的魂魄已经随着她的身体一起出来了,只不过卢妙需要借助程非烟链接的那根藤蔓不断进入副本,程非烟这才没有醒来而已。”

李因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却没有人敢打断他。

“但是……我刚刚听了你们的谈话,已经将程非烟的魂魄紧固在了树干之中。”

说着,李因得意地看着小诺:“你想打破树干,让那些回魂的人彻底醒来?那就连着程非烟的魂魄一起斩杀吧!”

“不行!”程序和卢妙的声音同时响起。

“但是不这样的话,其他人就没办法醒来了。”小诺紧紧抱住怀里的剑,认真地看着程序和卢妙:“刚刚挂在树上的所有魂魄,现在都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只要将这棵树砍断,我们就成功了!李因会魂飞魄散,那些无辜的人也会醒来。”

“非非就不无辜吗?!”程序怒吼,急红了眼。如果不是陶原拉着,他几乎要冲上前将小诺手中的剑抢走。

“我不明白。”卢妙看着李因:“你都已经这副模样了,就算我们不砍倒这棵树,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吧?为什么不早死早超生呢?”

李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竟然直接开始闭目养神,不理会卢妙的问题。

小诺却彷佛被卢妙提醒了一样,她蹲在树干附近,仔细端详许久。

“我想我有办法救下程非烟了。”小诺说:“只是,卢妙和陶原,你们两个不再会记得彼此了。”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

李因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大家见状就知道,小诺说的是真的。

“怎么做?”卢妙和陶原对视一眼,没有一丝犹豫。

“之前我说过,为了抱住更多无辜人的性命,墨成的七魄全部用来为副本指定规则。而三魄则附在我们三人身上,让我们可以找到彼此。”

“如果想要保住程非烟的魂魄,可以利用墨成仅存的三魂。但是一切恢复如常后大家都不会记得副本的存在,而卢妙……”小诺说着也有些犹豫。

“而我,因为身份是从副本内厉鬼演变而来的,所以也无法被你们记住,是吗?”

小诺点点头:“只是会切断和副本内玩家的联系而已。”

卢妙看向陶原:“没什么可选的,程非烟的性命最重要。”

陶原也点了点头。

小诺闭眼,不知在呢喃些什么。不一会儿,面前的树干就从内向外散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接着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从树干中走出了两名少女——一个是半透明的程非烟,她出来以后看了程序一眼就飘散而去;另一个,半透明的墨成!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

起码,是墨成的样子……

“果然……我说你怎么对墨成的复活毫不在意,原来你是制作了一个傀儡!”小诺愤怒地大吼。从树干中走出来的傀儡看向小诺一眼,似乎完全不懂得她在说些什么。她轻飘飘地飘向了李因的身边,焦急地围着他打转儿。

“她不是傀儡!”老态龙钟的李因发出了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的怒吼:“她就是墨成!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墨成!”

“你用和墨成息息相关的树种幻化出了一个泡影,又沉溺在泡影的世界里。怪不得你对树干这么在意,原来你把她藏在了此处。”小诺冷笑:“可惜,正是因为如此,墨成的三魂燃尽,可以依靠气息将树干里面的其他魂魄和与墨成相关的傀儡一起召唤出来。”

说着,小诺挥剑砍向树干。

“不——”李因怒吼,但已经回天乏术。

树干被砍破,周围的世界就像是被橡皮擦擦掉了一般,慢慢消散。卢妙渐渐看到了现实世界的车水马龙、灯光霓虹。

一声惊雷直噼向李因的方向,那具傀儡死死地护在李因身边,和李因一起消失。

卢妙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湖,她紧紧拉住陶原的手,看着他的脸庞,想把这张脸刻在自己心里。

“真可惜……”陶原说:“我把卧室布置得特别好看,可你却没来得及答应我的求婚。”

口口563743675

“我愿意。”卢妙笑中带泪。

下一秒,卢妙出现在自家的卧室里,紧紧抱着妈妈的手臂,正在看电视上播放的综艺节目。

“哎呀,宝宝,想起啥了,怎么还掉金豆豆了?”被电视上小品逗得哈哈大笑的妈妈一转身,看到了卢妙眼角的泪滴。

卢妙茫然:“可能是困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公子九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无限恐怖之追逐无限恐怖之道法自然一品女天师穿进无限恐怖副本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