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正常来说,所有有生灵生存的界域,都是可以成长的界域,这一处处界域横亘在星空之中,聚集吸收着无处不在的星空能量,壮大己身,一点点提升自己的世界底蕴和层次。

但这个过程其实是很缓慢的,每一次世界层次的提升,动辄便要以十万,百万年来计算,世界层次越高,提升的就越慢。

可星空之大,无奇不有,这世上总有一些特别的界域,它们可以吞噬别的界域底蕴来提升自身,这种界域便被称为成长型界域。

它具备一般界域没有的能力。

现如今的广袤星空,最强大的界域,十有九八都是这种成长型界域。

因为特别,所有稀有,年轻人出身的界域虽然也足够强大,但并非什么成长型界域,他闯荡星空这么多年,曾经见过的界域数量不少,可成长型界域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这样的界域是极为珍贵的,因为这样的界域一旦成长到某种程度,甚至可以达到界域内诞生灵玉的程度!

那些顶尖界域中为什么能不断诞生更多的强者,就是因为不缺修行资源,寻常修士需要在星空中寻找灵玉,耗时耗力,还诸多凶险,可那些大界域的修士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他们本界之内就有足够充盈的灵玉矿脉,能够满足他们修行所需。

当然,眼前这个叫九州的界域距离这样的层次还远远不够,可既然是一座成长型界域,那么只要有足够的资粮,早晚也能达到那种程度。

这样的一处界域,对他这样的修士来说,是极为珍贵的。

尤其是眼下这个同叫九州的界域还没有强者坐镇,只是一群才踏足星空的星宿而已,他一旦降临,那必然是君临天下,莫敢不从!

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当真是福兮祸之所依,百年前被人追杀到几乎重伤不治,被逼的躲进陨石缝隙中假死疗伤,一觉醒来居然让他见到了这么一个宝贝界域,时也运也,谁又能说的清楚?

他身形一展,腾空而起,便朝九州的方向扑去。

这个时候他也不在意会不会暴露自己的行踪了,既要谋夺一方界域,那他的行踪就隐藏不住,与将来能获得的好处相比,冒点风险也是应该的。

他藏身的陨石轰然炸裂,赵守目的尸身也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身化虹光,威势煌煌。

九州星空附近,正有数位晋得星宿境的强者在搜寻灵玉,远远看到这一道虹光朝九州扑去,皆都惊奇,因为速度太快了,快到超乎了他们这些人的认知。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没人知道那虹光的本质是什么,都运足目光观瞧,但下一瞬,一个个都身形一震,目中刺痛,好似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更有距离近的,目中溢出了殷红鲜血。

于是乎便知,那虹光的本质是一个人,一个强大至极的修士,一个根本不属于九州的修士!

这当然是年轻人的略逞小戒,修行界等级林立,壁垒森然,尤其是在星空中行走,贸然去观瞧旁人的行踪或者底细本就是一种敌意的行为,哪怕九州修士此刻是出于本能,也不是年轻人能够容忍的。

换做他之前的心思,这些窥探他行踪的修士一个个都该当场打杀了,好教他们知道以下犯上的下场,但此刻他既要对九州生出了兴趣,倒是不好赶尽杀绝,说不得日后这群星宿修士都将成为他的奴仆,留他们一命总归有些用处。

虹光迅速朝九州逼近,九州的星宿境们皆都大惊失色,他们这边才刚开始踏足星空,竟有强人盯上了他们的界域?

这如何能忍?

于是相隔不远的数人神念一碰,纷纷调转身形朝九州本土返回,只有一个朝外掠去,却也不是遁逃,而是要去通知其他的星宿境。

家里来恶客了,自然该并肩子一起招呼,至于是不是对手,打过才知道!

兵州境内,龙柏前日得了好运,抢得了一点灵光,一日功夫,已晋得星宿,出关之时,笑声震天动地,招摇无比地冲天而起,直上九天。

然而还不等他冲出去,天地便忽然一震,无形之中莫大威压从天而降,整个九州境内,虚空都微微扭曲。

龙柏只觉自己好像撞在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之上,紧接着便有强大的力量从上而下地压来。

他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身形便摇摇晃晃地朝下方坠落,一头栽在一处荒山上,整个人都嵌入了大地中,只有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一时间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得亏他是个体修,体魄强大,再加上晋升了星宿,所以没甚要紧,这要是个法修,只怕真要出事。

他呸了几口尘土,忍不住骂道:“娘希匹的搞什么东西?”

他之前亲眼见过那些人冲出九州,踏进星空,原本以为自己也能紧随其后,结果莫名其妙地就栽下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都能上,凭什么轮到他就不能上了?

骂完之后,表情不禁一呆,因为就在他面前不远处,竟站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龙柏一时搞不清楚情况,也没觉得这个年轻人有多了不起,只以为对方原本就在这里,便和气招手:“那小子,没吓到你吧?过来拉我一把!”

年轻人只是表情澹漠地望着他,居高临下的神态彷佛在看一只蝼蚁。

旋即他徐徐开口:“吾名跃辛,从今日起,九州……属于我!”

龙柏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地望着跃辛,双手在地面上一撑,一跃而起,一边笑一边朝跃辛逼近过去,口上道:“小子你刚才是不是放了什么厥词?老子从天下掉下来摔的有些耳背,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随着逼近,拳掌相交,指节卡察察作响。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陆一叶那样功名赫赫之人也不敢放这样的大话,眼前这年轻人也不知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得好好教训一下,让他知道人间的险恶!

三息后,龙柏被跃辛单手掐着颈脖提在半空中,两只胳膊不正常地扭曲着,疼痛让他额头见汗,他却没有吭上一声。

一如赵守目在见到跃辛的时候,龙柏此刻身心冰凉!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叫跃辛的家伙,恐怕不是九州的,这绝对是从星空来的强人!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倒也不是他倒霉,只是跃辛闯入九州之后,神念一扫,便察觉到此时此刻,此界当中龙柏最强,自然而然地就找上他了。

想要掌控一处界域,当然是从上层发力最为有效,只要控制住最上层的力量,那么就等于控制住了所有。

“没听清楚?”跃辛澹漠地望着龙柏,眸中杀机毕露。

龙柏立刻明白,自己口中但凡迸出一个不字,恐怕就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素来是能屈能伸之辈,当即点头如捣蒜:“听清楚了!”

跃辛一甩手,扔抹布一样将他扔到了一旁,抬头望向天空,凭他的实力,自然能清楚地感觉到,正有几个星宿境急速从星外掠来,应该就是之前远远窥探他的那几人。

对这几人的打算,他心知肚明,便安静地背负双手站在这里等候着。

他知道,不用去刻意寻找什么,他在这里,那此界的顶尖强者们就会主动来寻,正好可以一并解决了!

碧血宗本宗,翠竹锋上,陆叶盘坐着,身前一个金色的灵力旋涡徐徐旋转不休,天赋树的根须探入其中,疯狂吞噬着其中的精纯能量。

他正处于修行的状态。

不过他的修行从来都是一心二用的,所以此刻除了修行之外,同时也在观察天赋树。

经由这段时间吞噬火灵石的力量,天赋树上又有不少新叶子熊熊燃烧起来。

然而让他感到愕然的是,当他心神沉浸到这些新燃烧起来的树叶中的时候,竟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以往每次有新叶子燃烧,他要么获得新的灵纹,要么是获得诸多灵纹之道的感悟。

什么都没得到,这还是头一次。

那一片片燃烧的新叶子,就像是一张张空白的纸张!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本以为其中必然蕴藏了什么自己没有参透的玄妙,但经他几次三番的查探之后,终于确定,这些叶子上确实什么都没有承载。

这倒是奇了。

不过陆叶隐隐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自己好像可以在这些空白如纸的新叶子上构建灵纹,他甚至可以将自身在灵纹之道上的感悟灌入其中。

心头恍然,天赋树上的诸多灵纹,还有对灵纹之道的感悟,莫不是就是这么来的?

从小九那里得知,天赋树不止他一个主人,在他之前,还曾经有过数人得到过天赋树,不过都早早夭折了,而且将天赋树带来九州的,是一个实力极强的强者,对方因为伤重不治而亡,那人死后,天赋树的传承就留在了九州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末世之传奇召唤师公子别秀逍遥小书生赘婿当道(综影视)青蛇传黄金瞳灾厄之冠星环使命神级文明这根本不是保护自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