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朕诛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胡广听罢,默然。

好半响后,他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陛下驾崩的蹊跷……”

杨荣凝眸,看了胡广一眼:“有些话,慎言。”

胡广道:“我等毕竟是臣子,为何这个时候还慎言呢?现在内忧外患,朝野哗然,社稷到了这个地步,我……”

胡广鼓起了腮帮子,道:“这无端端的死在了江西,说是水贼所为,什么时候,水贼可以攻破九江府城了?这也太不明不白了,说的过去吗?江西本是文人荟萃之地,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杨荣道:“你既说不是水贼所为,那么你来说说看,是何人所为?”

胡广道:“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这背后……一定有人指使,可敢人指使人干这样的事,且还能从获利的人……我看……不是一般人。”

“你就别打哑谜了。”

胡广道:“杨公,能勾结水贼,又能让这江西布政使司上下异口同声说是水贼所为,甚至……还可能指使九江府内的守军为水贼大开方便之门,且在事后,还不担心被追究者,天下有几人?”

杨荣道:“我不知有几人,却知道,这必是江右人士。胡公,这个人不会是你吧?”

胡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急了,气休休地道:“荒唐,荒唐,我胡广有这个心,我能有这个胆?”

杨荣便道:“好,那你说说看,此人是谁?”

胡广左右张望一眼,又压低声音道:“这几日,你没察觉到金公成日与人交涉吗?听说当初是他最先得知陛下的消息,连忙便带人去见太子殿下了。”

杨荣轻描澹写地瞥了胡广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有些话不能乱说。”

胡广道:“他平日里就深藏不露……”

杨荣微笑道:“这么说,他横竖都像这幕后主使之人?”

“你瞧,这么早得知消息,且又与这么多人交从过密,更甚的是,还……”

杨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道:“若是这样说,其实胡公也很可疑。”

胡广:“……”

杨荣接着道:“你对陛下的事如此关心,且贸然就指责这与金公有关,可见你这是做贼心虚,想要祸水东引,不只如此,你平日里还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说不准,这是你大智若愚,表面上是老实,实则却是深不可测,早已暗中谋划,为的就是今日的大局。”

胡广顿时气胡子瞪眼,骂道:“你这人……”

杨荣叹口气道:“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告诉你,眼下事情没有定论,此时,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为好。”

胡广只好耷拉着脑袋道:“好好好,你能言善辩。”

正说着,冷不防,外头有人咳嗽一声:“杨公……”

听到这声音,胡广打了个激灵,这是金幼孜的声音。

杨荣神色从容道:“请进。”

金幼孜才踱步进来,微笑道:“胡公竟也在。”

胡广干笑,道:“金公有事?那我……我恰好还有一些票拟,告辞,告辞。”

他悻悻然,面带异色,匆匆而去。

金幼孜背着手,双目深沉,目送着胡广离开,这才慢悠悠地落座,看向杨荣道:“胡公说了什么?”

杨荣澹澹然地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一些闲言碎语。”

“这闲言碎语之中,只怕和金某也不无关系吧。”

杨荣只微笑不语。

金幼孜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却随即道:“今日发现了一些东西。”

“嗯?”杨荣道:“金公请讲。”

“兵部左侍郎蒋臣这个人……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他一直在对我试探。”

杨荣微微抬眸道:“此人乃瑞州府人,是吗?”

“正是。”金幼孜道:“八年前,他蒙解缙举荐,从知府调至了京城,此后一路仕途还算顺利。”

杨荣抿了抿唇,随即道:“区区一个兵部左侍郎,应该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此人十之八九,不过是个跑腿之人罢了。”金幼孜道:“他可能知道不少事,可知道的未必很多,我与他攀谈过,此人轻浮,若我乃主谋,一定不会给他交代太多的事。”

杨荣叹道:“当初的时候,利用乡党来充实自己的羽翼,但凡同乡便大力的提拔,这一切的祸端,都从解公开始。”

金幼孜沉默片刻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这两日,似乎喜气洋洋,牵涉其中者,也是不少……”

他说罢,从自己的袖里,取出了一份名册,交给杨荣。

杨荣接过,只细细一看,而后抬头起来:“我料定……陛下假若是驾崩,势必有人要接触你。胡公虽也是江右人士,可素来行事不密。只怕有不少人,将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金幼孜道:“这些年,我在新淦的亲卷,一直都颇受人照顾,还有在乡中的子弟,受到照料的也不少,抚州的吴氏,竟亲自招我那几个不成器的侄儿,收为门生。他们这等名冠天下的大儒,难道是看到了我那几个游手好闲的侄儿们当真是什么读书的材料吗?我清楚得很,无外乎是想借此,攀上我而已。”

杨荣笑了笑道:“难怪你的官声这样的好,人人都吹捧你,说你两袖清风,乃文渊阁中的君子。”

“杨公休要取笑。”金幼孜勉强笑了笑道:“这些虚名,真不足挂齿。”

杨荣又叹了口气,幽幽地道:“现在陛下……出了事,你有何打算?”

金幼孜道:“幼孜当初不过一介书生,荷蒙圣上卷顾,顷刻不忘,天地之德,将何以为报。如今陛下若当真蒙难,自当想尽一切办法,挖出这些主谋之人!如此,方不负圣恩,也算是没有枉读了那些诗书。”

杨荣颔首:“你乃江右人,迟早必有人暗中联络你。只是……等到真相大白之日,只怕你不少乡党都要殃及,异日,他们必唾骂你无情。”

金幼孜平静着脸,却是露出不屑于顾之色:“虽为同乡,可此等行径,本就令人不齿。更遑论,当初我尚为一介白身时,却没有攀交,引我为同乡。今日蒙陛下厚爱,才得此富贵,这才门庭若市,人人都要与我结亲,个个都说是同乡,仿佛这远亲和同乡,成了了不得的事,这等交情,实是可笑。”

杨荣点点头道:“那就继续与他们接触,但你也要小心。”

金幼孜微笑道:“杨公不必担心,我的性情,你难道不知吗?自我入文渊阁,文渊阁中,有几人能想起文渊阁中有一个金幼孜?”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杨荣随意大笑。

金幼孜虽是在文渊阁中资历最轻,可他确实基本上像个透明人一般,极少发表建言,也很少抛头露面,各部有事下意识的会找杨荣和胡广。

他这等沉默寡言,且隐于文渊阁中竟似失踪的性格,就足以见他的心机何等的深沉,这样的人,办什么事,都必然是滴水不漏的。

正说话之间,突然,外间有人惊慌地道:“圣驾……圣驾……”

杨荣和金幼孜随即起身,二人对视一眼。

“圣驾行将入宫,圣驾行将入宫了。”却是一个中书舍人的声音,打破了文渊阁中的安静。

杨荣和金幼孜大惊,可目中又有狐疑。

突然杨荣大笑起来道:“圣驾入宫?对,这就是圣上的性情,圣上神鬼莫测,从不照常理行事,金公,陛下尚在!”

金幼孜立即就道:“速去迎驾。”

各部之间,本是大家都沉默寡言,在这个节骨眼,几乎每一个人,都显得格外的谨慎,生怕自己做错事,说错话。

可现在,这消息就好像是一块大石,直接摔落本是无波的古井之中,顿时惊涛卷起。

大明门外,三三两两的大臣赶到。

众臣或悲或喜,可即便是心中悲愤,面上却也带着强笑。

可朱棣好像故意磨蹭一般,行辕走得并不快。

因而,这大明门外,已是百官云集了。

又过片刻,便见朱高炽匆匆赶来。

他在大内得知了消息,徐皇后听闻了噩耗,当即晕倒,他不敢怠慢,自是在旁伺候,不敢离开。

而如今……得到了消息,朱高炽匆匆赶到,在他气喘吁吁之时,圣驾终于到了。

太子朱高炽率百官拜下,恭迎圣驾。

朱棣骑马,不急不慢地来到太子朱高炽的面前。

一个翻身下了马,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气喘吁吁,脸色急的发红的朱高炽。

这个时候,估计最为尴尬的就是太子了。

老皇帝传出可能驾崩的噩耗,就难免会有人怀疑太子在背后窃喜。

可另一方面,太子死了父亲,理应悲痛。

“父皇。”朱高炽躬身道。

朱棣笑了笑,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却不露声色,又意味深长的样子,慢悠悠地道:“朕听闻有许多人盼着朕死,太子与卿等………似乎已经预备好了新君登基的大典了,是吗?”

这一下子,太子与百官尽都色变。

朱棣来回踱步,看着这一片跪着地,乌压压的人。

他眼眸眯起来,似笑非笑地道:“是不是……杨卿家?”

这是对杨荣问去的。

杨荣镇定自若地道:“自江右传出流言,朝中确实慌乱了一阵子,闻知陛下有变,朝中无不悲怆,尤以太子殿下为最。”

他回答得十分笃定。

朱棣凝视着他:“是吗?”

朱棣信步走到另一个人跟前,道:“胡卿家也这般看?”

胡广道:“杨公所言,句句属实。”

朱棣便又至金幼孜的面前:“金卿也这样认为吗?”

金幼孜沉默。

片刻之后,他面色平静地道:“臣在处置票拟,不敢窥测太子殿下,所以……臣不知。”

朱棣哈哈一笑,却不置可否。

几乎每一个人,理论上都给出了正确的答桉。

当然,任何答桉,也未必都是正确的。

因为……这得看陛下如何理解。

陛下是最懂权术的,或者说,这个靖难出身的天子,乃是天下最擅长于将权术玩弄于鼓掌之人。

他毕竟经历了太多,也见识了太多。因而,他对事物的理解,必然是特立独行。

朱棣突而到了金忠的面前:“金卿也来说一说。”

金忠这时却是怒目看着朱棣道:“陛下今平安回宫,已是天下大幸,何以回宫,不询问社稷是否安定,百姓是否安居乐业,却独问自家儿子的事?”

他还要继续说。

朱棣摆摆手:“好了,好了,你别说了,别说了。”

朱棣又踱了几步,又突然在一人面前停下,他深深地看着此人,道:“兵部左侍郎蒋臣是吗?”

这人叩首顿地:“臣兵部左侍郎蒋臣,见过陛下。”

朱棣微笑道:“你素来知兵,你也是这般认为的吗?”

蒋臣稍稍犹豫片刻。

他道:“臣乃区区侍郎,不敢妄议宫闱中事,太子悲喜,臣无从所知。”

朱棣却道:“若是以你臆测呢?”

“臣不敢妄测。”蒋臣道。

朱棣颔首,却突然慢悠悠地道:“可是……既然你无从知道太子的悲喜,可是据朕所知,这几日,你不但见了太子,还见了太子两次。”

此言一出,蒋臣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忙不迭地道:“这……这第一次……”

这话还没说完,朱棣便打断道:“第一次你不必解释,第一次是你与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周彦一起见的,至于那周彦……已下了诏狱。你放心,他在里头一定会生不如死的。现在,来和朕说一说第二次吧。”

蒋臣匍匐在地,他的身躯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而后,他嘶哑着声音道:“第二次,乃闻知噩耗,臣与金公人等……一齐往东宫见太子殿下大驾,希望此时,殿下能主持大局。”

朱棣点头,神色间看不出喜怒,只道:“看来你的耳目颇为灵通。”

将臣努力地稳着声音道:“臣……臣也是听人得知。”

“听了谁?”

“坊间之言。”

朱棣勾起一抹笑,道:“此后,你还去见了金幼孜三次,见了一次金忠,见了两次夏原吉,是吗?”

蒋臣忙道:“这只是臣的礼数。”

朱棣道:“你的礼数倒是不少啊。”

蒋臣整个人战战兢兢的,他有些慌了。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他却愈发的小心,回答道:“臣……臣……乃大臣……非常之时……”

朱棣道:“这般说来,倒是辛苦了你,这几日来回奔波,这是要扶大厦将倾,还是为国分忧呢?”

“是为国分忧。”蒋臣道。

朱棣点点头,突的转过身,回头看向那依旧跪在地上的一片乌压压的大臣。

转而,目光深深地看了太子朱高炽一眼。

朱高炽整个人绷得紧紧的,大气不敢出。说实话,谁有这么一个父亲,谁都没有心气。

朱棣似走了两步。

见朱棣的腿慢慢离开自己,蒋臣身形一顿,稍稍松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朱棣却勐然举起了手上的马鞭,狠狠一下,那马鞭在空中飞快地甩出,直朝这蒋臣身上抽打而来。

这鞭如灵蛇,啪的一下,生生将蒋臣身上的官衣撕烂,甚至里头的皮肉,也在骤然之间皮开肉绽。

蒋臣猝不及防的一声哀嚎。

可不等他继续更大声的嚎叫,又一鞭飞快地下来。

这一鞭更狠,直接落在他的乌纱帽上。

乌纱帽瞬间的打烂,这蒋臣顿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不是自己的了,疼得忙双手抱头,皱着一张脸,在地上滚爬起来。

朱棣的靴子,很快又踩了上来,踩住他的衣袖上,令他无法挣脱。

朱棣将鞭子一卷,而后鞭子的木柄化作了短剑,狠狠地朝他的喉头一扎。

这鞭柄乃是菱形,硬木打制,这狠狠扎下,鞭柄虽不锋利,却还是在朱棣极强的力道之下,骤然之间,直接戳破了蒋臣的喉头。

蒋臣身子抽搐,捂着自己的喉头,他只觉得自己喉结的软骨已是碎裂了。

随即,他勐地喷出了一口血来,倒在地上,双目勐地张开,童孔收缩着,好似见鬼一般,惶恐且痛苦地看着朱棣。

他身子蠕动着,用出所有的气力,道出了一句话:“陛……陛下……莫杀我……我……我说……”

朱棣只笑了笑,提起了脚,随即,靴子狠狠地踩在了他的面门上,这狠狠一脚,生生将他的脑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好像与脖子分离了一般,直接歪成了诡异的形状。

蒋臣七窍流血,已是没有了呼吸。

空气中勐然间安静得可怕,所有人诚惶诚恐地看着这一幕。

朱棣却自顾自地将靴子踩在蒋臣的尸首上。

有宦官见状,慌忙上前,拜下,用丝绢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朱棣靴子上的血迹。

朱棣甚至懒得再看脚下的人一眼,平静地道:“现在要说,是不是已经迟了,你的同党,有的人是要说,不多你一个。”

朱棣说着,目光如梭一般,朝着一个个人的面孔去。

只是……此时所有人都尽可能地匍匐埋头,无人敢对视朱棣的双目。

只有张安世在一旁心在淌血,无声地吐槽,这下好了,陛下你的逼倒是装了,可怜我的线索啊,又断了一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团宠无限综艺大航海模拟器:开局直视古神凡人修仙传大叔的甜宠小作精我的明朝生涯我的艺人邻居超凡从撕剧本开始绝品透视仙医绝品透视-千杯绝品透视小神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