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已经是岳沈的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尽管月夜也跟冷筱一样,没有注意到龙皓晨的小动作,但是她能够本能的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里面悄然多了几分杀意。

她们不会放过这两支猎魔团,这两支猎魔团又未尝不是不会放过她们呢?

且不说她们两人是不是这两支全员人均修为五阶以上的‘新晋猎魔团’对手,光是那携刻在她灵魂上的奴隶印记就已经让她不敢再有轻举妄动了。

要是冷筱真跟他们动起手来的话,她不是就必死无疑了吗?月夜望着冷筱那一脸质问般的表情,心中也是暗道不妙。

与此同时,她还注意到站在隔间门外的那几名法职猎魔者的小动作,躲到了另几名战职的身后。

至于那个躺在自己软塌上的岳沉,则是一副完全不知道他已经跟自己签订了主奴契约的样子。

xiashuba.com

他的那头龙族魔兽伙伴没有告诉他吗?月夜想到这里,满心疑惑的同时,心底还升起些微希望。

要知道她在发现自己被强制签订了奴隶契约后,其实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她们魔族是怎么对自己奴隶的,身为月魔公主的她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虽然不知道那头龙族魔兽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岳沉,但好歹也是让月夜看到了些许希望。

只不过当务之急是她要怎么避免冷筱跟这两支猎魔团成员打起来,别把好不容易看到一线生机的她给坑死了。

月夜沉默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长久了,以至于冷筱也察觉到了车厢的异常,那两支猎魔团的成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摆好了阵型,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的样子。

天真。

冷筱那澹粉色的双眸再一次变成了血一般的殷红色,笑盈盈的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龙皓晨。

拥有圣引灵炉又如何?跟岳沉一样燃烧过精血的这位骑士又能发挥出多少实力?能在她的攻击下支撑多久呢?

注意到车厢内剑拔弩张的气息,月夜也是终于站不住了,赶忙就轻咳两声,引起了车厢内众人的注意力。

在众人的注视下,月夜故作羞涩的捏着长裙的下摆,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轻声开口。

“我已经是岳沉的人了。”月夜十分平静的说道。

她都已经跟岳沉签订主奴契约了,可不就是岳沉的人了吗?至于外面的这十来号人跟冷筱会怎么想,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什么?!”月夜那边话音刚落,已经在门外做好动手准备的冷筱立马就懵圈了,“月姐你跟他在房间里待了这么久,难道就没做点别的事情?”冷筱一脸难以置信,她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月姐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误事。

显然,冷筱她想歪了。

只不过被冷筱喊了这么一嗓子,站在她另一旁将信将疑的十来号人也被误导了,顿时就忍不住一脸若有所思的望着岳沉看。

“不是吧。”甘道夫一愣一愣的看着床上的岳沉,“不是说岳沉他体内精血都差不多快要烧干了吗?竟然还这么能干?”

能干???

“咳、咳咳!”刚从储物戒指内取出水囊的岳沉还没喝上几口,瞬间就被旁边这些人的说话内容给呛住了。

“你、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你是我的人了?”感受着外面那十来个人望向自己时那奇异的目光,岳沉也是终于坐不住了,反驳道:“我现在浑身提不起劲,什么都做不了,你不要诬陷我!”

“你当然什么都做不了了。”月夜笑盈盈的朝岳沉眨了眨眼睛,“不过我可是什么都能做的哦。”

岳沉:“???”

这下不仅是门外的那十来个人愣住了,就连岳沉他自己都懵住了。

龙皓晨张了张嘴,但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又是苦笑又是无奈的。

这叫什么事啊?龙皓晨在心中暗自说道,但也没有放松对身旁那位魔龙族少女的戒备心。

“不是?”冷筱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月姐你这么急的吗?”冷筱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逆推我是没有想到的。”白晓星看了一眼旁边的甘道夫,忍不住呵呵笑道:“我都说了你没机会的。”

“知道啦。”甘道夫有气无力的应道。

雪萌没有参与他们两人的话题,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房间里的岳沉跟月夜两人。她总觉得,事情并不像月夜说的那么简单。

“呸!真不要脸!竟然趁人之危!”陈樱儿在听完月夜那意味深长的话后,顿时就小脸通红,忍不住对月夜说道。

岳沉这个时候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强行解释只会让月夜把事情弄得越描越黑,别到时候他连受害人都做不了了。

岳沉当然是不相信月夜这套说辞的,只不过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应该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的才对吧?

是害怕跟他们这两支猎魔团起冲突吗?

可是自己现在体内一点灵力都没有,皓晨那边估计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她们两个要是在这个时候摊牌的话,赢面应该是极大的才对呀,而且现在还占据着地形优势。

岳沉眉头紧皱,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然而在其他人的眼中看来,岳沉那分明是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老大,你不亏的呀。”林鑫一脸贱兮兮的凑到岳沉跟前,双手背在身后,不知道在捣鼓着些什么,“虽然老大你长得比我还帅些,但是这位魔族小姐相貌也是极佳的......”

“娘娘腔你在瞎说些什么呢?”陈樱儿一脸气呼呼的凑上来,只不过她话都还没有说话,就注意到了林鑫那背在身后的火红色晶石法杖。

“筱筱,我有点事要跟你说。”原本守在岳沉软塌旁的月夜忽然走到了冷筱的身旁,对她轻声说道。

冷筱一脸疑惑,但还是俯下身子来,把耳朵凑到了月夜的嘴边。

门外的龙皓晨也进到了隔间中来,站到了她们两人与岳沉的中间。

下一刻,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是,站在冷筱旁边的月夜突然没来由的抬起手来,直接就是一记手刀落下,把凑到自己跟前的冷筱给噼晕过去了。

像是生怕冷筱醒来的太快一般,月夜又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枚圆滚滚的紫色丹药来,并将其塞入到了冷筱的口中。

白皙而细长的手指在冷筱的脖颈处轻轻一掐,那枚丹药便滚落到了冷筱的腹中。

在做完这一切后,月夜将已经进入到昏睡中的冷筱轻轻放倒在自己的身边,继而把目光落在了身前的那群猎魔者的身上。

“我会给你们解释清楚的。”月夜深吸口气,澹澹的说道。

“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吗?”只见龙皓晨刷的一声,剑身宽大、厚重的圣灵剑就已经落入他的手中,“你们是魔族,我们是人类。”龙皓晨神色十分平静的说道。

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月夜要把那位逆天魔龙族的少女给弄昏倒了过去,但这并不影响他最先的打算。

被龙皓晨这么一说,月夜原本已经准备好的说辞立马就失去了作用,以至于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这就要直接向他们坦白,自己已经跟岳沉签订了奴隶契约了吗?月夜眉头稍皱,这是她最不想看见的。

她不知道岳沉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会对自己做什么,还有就是她这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月夜商团,就要这么轻易的拱手让人了。

“先听听她想说些什么。”被众人团团围在中心的岳沉心中是既别扭又感动,对守在自己最前面的龙皓晨说了一声。

龙皓晨没有做声,但他也没有继续动作,就只是那么一脸警惕的盯着身前的月夜。

月夜深深的看了一眼半躺在自己软塌上的岳沉,随即澹澹的对在场的众人说道:“其实从某种角度上看,我要更偏向于人类一些。”

又是一句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话语从她口中吐出,只不过还不等龙皓晨等人开口反驳她,她就当着众人的面抬起手来,继而用右手的指甲在左手手腕上瞬间划过。

下一刻,暗红色的鲜血从她那白莹如玉的手腕处喷涌而出,顿时就堵住了正要开口反驳她的龙皓晨等人。

看着那从她手腕上不断流出的鲜红色血液,无论是龙皓晨还是其他人,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虽然说像月夜这样的高等魔族有着极为近似人类的相貌,只有一些特点与人类略微不同而已。

而唯一能够真正区别人类与魔族不同的,就是血液的颜色。

在魔族之中,无论是哪一个族群,都没有哪个种族的血液颜色是跟人类一样的红色。

月夜用行动证明了她的身份,拥有鲜红血液的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族。

“这怎么可能呢?”龙皓晨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那已经流淌了一地的暗红色血液,再抬头看了看月夜她那对紫色的眼眸,“你怎么可能会不是魔族呢?你那紫色的眼童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才对,你是月魔族。”

“她是个混血魔族。”后面的岳沉提醒道。

“看来岳团长你懂得蛮多的嘛。”月夜一边轻笑着应道,一边抬起右手在左手上的伤口上一抹而过,那不断流出的血液瞬间凝固,结成了一条细长的血痂。

“正如岳团长所说的那样,我是一名人类与魔族的混血儿。”注意到车厢内的气氛略微有些缓和,月夜她那紧悬着的心也是终于放了下来。

她继续说道:“我的母亲是一名纯粹的人类女子,我的父亲是月魔族。”说到这里,月夜便停了下来。

她并不是很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述她的出身,只不过现在的形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由不得她提条件。

想清这一点后,月夜忍不住轻叹口气,而后便接着说道:“我在继承了父亲的种族天赋传承之外,还继承了属于母亲的人类血脉。

因此,我更多的是个人类。我也不怕让你们知道,我的父亲,就是当今的月魔神,想必从我能够拿出一张施展出九阶禁咒的卷轴时,你们就已经知道我在月魔族中的地位不低了吧?

只不过因为我体内含有人类血脉的缘故,所以没有继承月魔神的资格,这才成为了月夜商会的会长,为人、魔族双方提供便利和服务。”

价值,月夜需要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有被他们利用的必要才行。

从月夜的话语中,龙皓晨听出了满满的求生欲。只不过现在队伍里的话事人是岳沉,在确认月夜确实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动手的意思后,龙皓晨转过头,询问起了岳沉的意见。

刚好岳沉这边在雪萌跟韩羽两人的治疗下,全身上下的酸涩感已经消退了不少,虽然体内的内灵力还不见有明显的恢复,但至少下床走动是没有问题的了。

伸展着因为长时间久睡而感到略微有些酸涩的身体,岳沉的目光落到了月夜的身上。

“岳团长,我相信您是个聪明人。”像是生怕岳沉要对她们动手一般,月夜忙开口说道:“虽然我是月魔神的女儿,月魔族公主不假,但我体内拥有着人类血脉,杀了我你们既得不到任何功勋,也没有任何好处。

但如果留下我的话,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价值的,至少我的月夜商团从今往后都是你们的朋友,而且只要你们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随时为你们提供魔族这边的消息,身为月魔族公主的我,消息肯定是要比你们猎魔团任务塔要灵通跟准确的......”

“不用再说了,比起你活着对我们的价值。”下床后,岳沉走到了龙皓晨的身侧,对月夜开口问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为什么要当众诬陷我。”

“你是不是在瞒着我们些什么?”岳沉补充着说道:“而且还怕被我知道。”

毕竟月夜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于反常,被岳沉注意到并在这会提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无我不欢我不可能会怜惜一个妖鬼校服绅士一秒沦陷秦晋之好相亲走错桌开局被相亲对象绑架了相亲走错桌,女方福斯财富榜第一绑定气运:我在轮回游戏不死不灭从凡人开始的诸天最初进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