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修仙感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戏幼并未如此行事,必然是需要更多的紫色西瓜和蓝色玫瑰,想到这里的韩式直接看了看眼前的戏幼,然后开口说道。

“我应该可以称你为魔仙吧?你如今如此行事,让我不得不考虑你的用意,毕竟对于你来说,投靠我必然要有非常之需求,而你如今指出的,可以为我身前的刘伯温护道,从而使得刘伯温可以进入通仙,对于这个条件,我实话实说,确实十分诱人,但是我想告诉你的便是,我并非一定需要你的帮组,我手下的人,自然有可以帮助刘伯温晋升修仙境界的方法。”

韩式这么说话,也是为了此事有反转,毕竟眼前的戏幼虽然声称是戏志才的老祖宗,但是韩式对此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因此韩式自然也不敢轻易信任眼前的戏幼,必然要询问一番,而且对于眼前的戏幼,韩式也是十分揣测,毕竟韩式还要考虑这个戏幼的目的。

对面的戏幼听到韩式的话,心里有些暗喜,毕竟韩式这么开口,就代表着此事必然会反转的机会,因此戏幼没有过多的迟疑,然后对着韩式缓缓开口说道。

“实不相瞒,我所求的十分简单,乃是你手中的紫色西瓜和蓝色玫瑰,而且,我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也不妨告诉你,如今的我寿元已经快到尽头,而人间的灵气十分的稀薄,我根本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因此我必然要寻找到续命的法子,而我自然知晓你手中的紫色西瓜和蓝色玫瑰有续命的神效,所以我才会因此找到你,而且我的后代戏志才,还在你的手下,我十分信赖你。”

戏幼缓缓开口说道,这话中吐露了不少的内容,这让韩式也知晓了不少内容,而是这戏幼的寿元即将到尽头,而到了戏幼这般的修仙者,必然不甘心止于此,自然要寻找一些法子,从而续命,然后进入下一个境界,韩式此前在前世的修仙小说中,也知晓了不少,因此韩式也算理解戏幼的心思,但是如今戏幼的实力太过强悍,因此韩式还是不愿收下戏幼,与此前收下典韦和阿达不同,韩式对于典韦和阿达的脾气和秉性都算了解,而对于戏幼,韩式则是一点都不了解,而且韩式最为忌惮的便是,戏幼这番话,看似合理,实则十分问题存在,想到这里的韩式对着对面的戏幼缓缓开口说道。

“戏幼,你当真愿意投效我?”

对于韩式这番话,戏幼一时间发愣了起来,他可是活了几百年的人,自然混淆明白人的本性,如今韩式居然开口询问这般愚蠢的问题,实在太过可笑,因为答桉太过显而易见,韩式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询问这般愚蠢的问题,因此戏幼也十分好奇,韩式如此开口说话到底是有何用意,然后对着韩式缓缓开口说道。

“你说出此话,应该有所用意吧?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桉?”

戏幼冷哼了一声,然后对着不远处的韩式说道,而韩式自然感受到了戏幼身上的气息如今在不断的变强,而一旁的刘伯温也缓缓加重气势,从而使得如今的形势看起来,是势均力敌的情况,然后对着韩式开口说道。

“主公,如今还是最好稳住对面的戏幼,等待典韦他们归来,才是十分为妙。”

刘伯温缓缓开口对着韩式劝慰道,此前韩式的话,似乎是惹怒了对面的戏幼,因此刘伯温才开口说道,而戏志才自然感受到眼前的戏幼的不喜,虽然他不了解眼前的老祖宗戏幼,但是还是壮着胆子对着对面的戏幼缓缓开口说道。

“老祖宗,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情况,新朝的那场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戏志才缓缓开口询问道,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桉十分的迫切的想知道,毕竟此前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很久,而且他阅读的古文书籍对此也是一笔带过,而且眼前的老祖宗戏幼,也站了出来说,这本古文书籍,乃是有人进行了篡改,因此戏志才就更加好奇,事情的真相,而戏志才身后的郭嘉,也是等待事情的真相,如今只是短短的几日,他来到长安,便得知了这么多人间大秘密,让他不得不感到无趣,但是只是思量了片刻,戏志才便进行开口。

“老祖宗,当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吗?或许,还有您为什么隐世这么多年,却是藏头露尾,不敢现身于世间,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戏志才这句藏头露尾,让戏幼有些怒火,他直接掏出身后的古铜巨剑,转过身,直接对着身后噼去,戏幼的这个举动,让众人都感到了死亡的威胁感,刘伯温更是在韩式的身前制造出了一层光罩,以防戏幼伤害到韩式,而作为当事人的戏幼,对着自己身后的戏志才缓缓开口说道。

“对于这件事情的真相,我愿意告诉你,但是如今还是要解决一些陈年旧事。”

戏幼说完之后,直接背着古铜巨剑,缓缓对着对面走去,对面的建筑刚刚在戏幼的一剑的威力之下,全部转为了夯土,废墟之中,有个身穿黄袍的身影缓缓闪现了出来。

戏幼眉头一皱,然后干笑了一声。

“云顺道长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云顺道长?”

不远处的韩式听到这个名字,感知到一丝的熟悉,但是还是说不出任何缘故,然后他对着一旁的刘伯温缓缓开口询问道。

“刘伯温,对面那个云顺道长,是什么修为?”

刘伯温思忖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说道。“半步通仙境。”

韩式直接无语了,此前都说这个人间修仙太过不易,若是算上此前那个逃走的修行者,只是短短一个时辰,韩式的眼前就出现了三个通仙境界的修仙者。

“三个?”

韩式微微思考了片刻,三个通仙境界的修仙者,不是正对应此前提到的三个魔修仙者,若是如此戏幼还和眼前的云顺道长相识,那代表云顺道长必然也是那三个魔修仙者的其中一个,但是韩式还是无法确定,因此韩式也在观察不远处的动静。

“若不是你今日出现在这里,我当真以为你早就死在地狱海之中,戏幼,我们也有三百年没有见过了吧?”

对面那个黄袍打扮的云顺道长略带迟疑的观察了一下眼前的戏幼,如今的戏幼给他的印象,就是如今的戏幼变得十分强大,强大到,如今的他根本打不过他,因为只是戏幼刚刚的一剑噼下,就足以让云顺道长招架不住。

《诸界第一因》

“地狱海给我带来了不少的危险,但是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机遇,让我变得更加强大了。反倒是你,云顺道长,你看起来,十分羸弱,是不是该死了?若是如此,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将你的灵气全部吸收完毕吧!”

戏幼缓缓说道,让对面的云顺道长,有些畏惧,然后对着对面的戏幼缓缓开口说道。

“你到底在地狱海得到了什么机遇?让你居然如此强大,甚至你当真掌握了可以吸收其他修仙者的灵气,从而为你所用?”

云顺道长颤颤巍巍的询问道,戏幼只是干笑了一声,然后对着云顺道长喊道。

“你可以去地狱海,自己找寻答桉,但是,我想若是依照你如今的身体,怕是要一去不复还了。”

戏幼和对面的云顺道长几乎是一见面就直接对骂了起来,这让一旁的韩式,刘伯温,郭嘉,还有戏志才都感到诧异,因为戏幼和云顺道长提到的地狱海,他们此前根本没有听闻过,不过根据戏幼和云顺道长的描述,那地狱海,似乎是一处类似试炼的场所,危险和机遇皆存在的场所。

“戏幼兄,你我还是谈论一下正事吧!想必你此次前来,也是因为那位即将迎来九道天雷劫,甚至十道天雷劫的修仙者而来的吧?而且紫色西瓜和蓝色玫瑰重出世间,你也是为了紫色西瓜和蓝色玫瑰而来吧?”

云顺道长一下子说出自己的打算,让眼前的戏幼微微一笑,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云顺道长,此次前来也是因此此目的吧?”

戏幼没有回答云顺道长的问题,但是也等同于回答了,并且肯定了此原因。

“不不不,戏幼兄,我本就受雇在此护卫刘家皇室子孙,并无戏幼兄的心思,所以戏幼兄不必多虑,我此次前来,也只是为了消除一些可能发生的危机,如今有戏幼兄在这里,我就可以放心归去了。”、

云顺道长说着,直接站起身,然后就要离开。

而韩式,郭嘉,戏志才,刘伯温此时都愣在了原地,他们没有想到,如今的皇室居然还有一个通仙境界的修仙者护卫,而韩式最为惊讶,他有些庆幸没有过早的推翻大汉王朝,不然这个云顺道长必然跳出来护卫皇室,从而和韩式对上,韩式想到这里,对着一旁的刘伯温缓缓开口说道。

“若是你对上那个云顺道长,你有多少的把握可以获胜?”

刘伯温没有想到韩式会问出这个问题,但毕竟是韩式询问的,刘伯温还是十分认真的思考了片刻,然后对着韩式开口说道。

“主公,仅凭如今的战斗来看,我的推测,应该只有五成。”

刘伯温所指的战斗,自然就是刚刚发生的,戏幼的一剑斩出,云顺道长做出的反应。

“五成?”

韩式缓缓舒出了一口气,若是五成,再加上典韦一行人,必然可以直接将眼前的云顺道长击败。

但是云顺道长没有想到,一个韩式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想法,而他正要转身离开,但是戏幼可没有放他走的想法,只见戏幼,对着云顺道长行走的方向,再噼一刀。

云顺道长,有些怒火,直接跳过身来,然后直接扶了扶背后的剑,剑鞘出身,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出现,而且不断的潘增,还在不断的增加,而戏幼也是直接在古铜巨剑的剑鞘之上,滴上了几滴血液。

“戏幼,你当真要和我一战吗?真是蠢货。”

云顺道长如今的双眼,一只眼睛闪着红色的火焰,一只眼睛闪着白色的火焰,眉目间直接怒火中烧,然后对着戏幼怒喊道。

“这才是通仙境界。”

韩式迟疑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刘伯温也微微点了点头,通仙境最大的区别就是,拥有了原神,而戏幼和云顺道长如今展现的皆是自己的原神。

“我以为你忘了你是个通仙境界修仙者,如今你必须留下来,与我一同见证那小子,到底能不能召唤来十道天雷劫,你我如今寿元都是快到了尽头,你难道真的要放弃修仙一道,身死陨落吗?”

戏幼一句话一句话的缓缓说出,让对面原本怒火中烧的云顺道长,直接没有气势,只见云顺道长如今已经恢复了正常,然后将剑归剑鞘,然后对着对面的戏幼缓缓开口说道。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我何必要强求,寿元尽头又如何,你我都要走向死亡,再者你我追寻的修仙一道,何处是尽头?难道是神界吗?只不过是一方小世界罢了。而且伴随的则是更为残酷的竞争与杀戮,万物为邹狗罢了。我已经厌倦了修仙一道,因此我只想在人间这一方世界,了结此生。”

云顺道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对着一旁的戏幼开口说道,韩式听到云顺道长的话,一时间也陷入了沉默了,他是重生者,经历过一次死亡,也就了解了不同的生活体悟,但是韩式很快就从思忖中脱离出来,而是对着对面的场景继续看着。

“这就是当年,你放弃神罚者刘秀进入神界的机会,而甘心留下来做皇室的护卫的原因吗?”

戏幼这几百年都在苦思这个问题,这个戏幼等人作为有错之人,不能进入神界,情理之中,而这个云顺道长,当年可是有功之臣,但是还是没有随着神罚者刘秀进入神界,这是十分不合理的事情。

“人生一世,只不过培土一方,再者我说过要守护沐儿一生一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现实世界的神奇宝贝神奇宝贝之开局黑化沙奈朵神奇宝贝:训练家从赏金猎人开始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我师傅实在太低调了护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