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我族行事,十倍奉还!(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劫?!

“霊宜”顿时一怔。

眼前这一幕,无论是封印,还是棺椁的样式、色泽,甚至是内中泄露出来的气息,皆与永夜荒漠中幻境小仙的封印,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便是永夜荒漠之中,封印幻境小仙的九根参天白柱上空,有着紫青闪耀,劫雷如狂风骤雨,不断噼落,永无止息。

煌煌天威,挟万千雷霆,天劫时时刻刻镇压着血色棺椁,不让其中的幻境小仙脱困而出……

而眼下的九根白色巨柱,上方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唯见黑暗如潮,苍茫无垠。

不等“霊宜”仔细思索,为首的“霖时”已然再次开口,说道:“原地休息,调整好状态。”

“混沌之地遮蔽气息天机,不会有任何堕仙,能够找到这里。”

“我们现在可以放心的休整,但时间也不能拖的太久。”

“一旦天劫苏醒,便要立刻开始!”

被拱卫在队伍中心的众多凡人目光肃然,闻言纷纷点头:“是!”

没有任何耽搁,所有凡人席地而坐,闭上双眼,抓紧时间休息的同时,也开始不断调整自己的心境情绪,力争进入最佳状态。

众多大乘亦明显的松弛下来,疗伤的疗伤、检查兵刃的检查兵刃……“霊宜”心中疑惑,也跟着趺坐于地,运转功法,开始恢复。

黑暗如水,弥漫不去。

九柱静静矗立,死寂之中,唯有锁链偶尔摩擦的动静,远远传开。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似大水澎湃,翻滚汹涌。

※※※

洪荒。

万顷烟波之上,裴凌化作一道玄色光影,飞快遁行。

苍穹低垂,众星隐没,如钩血月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澹却。

浩浩荡荡的帝流浆不见踪影,残存的暮色,散落大地。

汪洋中,有无数残仙的气息交织如网,然而裴凌遁速奇快,皆提前避开,却是一路畅通无阻。

大海浩荡,横无际涯,经过这段时间的遁行,前方的天际,已然出现了陆地的影子,沿岸有成片的林木,树梢参差,枝叶蓊郁,在夜色下望去,仿佛是连绵的山脉。

裴凌心下沉吟,感知中,距离“空朦”的位置,还有一段路。

以他现在的速度,再有半天时间,便能赶到……

就在这个时候,那片山脉般的林木之后,遥远天际的地平线,现出了一抹鱼肚白。

下一刻,万道金光,轰然迸发!

十轮煌煌大日,齐齐跃出,大日真火磅礴浩荡,似万千利刃,扫向整个洪荒大地!

无数草木、川泽、生灵在瞬间灰飞烟灭。

白昼到了!

裴凌体内似有无数座火山被刹那引爆,轰!

其四肢百骸之中,瞬间爆发出强悍无比的力量,沛然气机,节节攀升,他的气息霎时间变得恐怖至极。

与此同时,其下方的苍茫碧波,迅速消亡,薄纱般的白雾自海中升起,仅仅飞腾须臾,便如积雪遇阳,刹那消亡,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原本的沧海所在,转眼化作一座巨大的谷地。

暴露的海床上,浓郁的海藻、珊瑚、水草……皆寸寸湮灭。

纷纷扬扬的砂砾倾覆而下,如落叶簌簌。

裴凌平静的望着这一幕,没有丝毫停顿,继续朝着“空朦”的方向飞遁。

他的速度,立时暴涨了一大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十轮大日之中的一轮太阳里,蓦然飞出一头灼灼金乌,其双翅如刃,划破长空,将更为炽烈的大日真火,播撒全地。

却是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朝裴凌飞来。

这头金乌速度极为迅捷,仅仅一个眨眼的功夫,其与裴凌之间的距离,已然快速拉近。

眼见如此,裴凌略一迟疑,当即直接停下。

嗖!

下一刻,那头金乌已然出现在裴凌面前。

巨大的躯壳悬浮半空,滚滚热浪,如怒海狂澜,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金乌赤金眼眸之中,充斥着熊熊怒火,强烈的威压犹如实质,笼罩整个这方天地。

裴凌神色如常,踏空而立,对着这头金乌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前辈,不知找晚辈有何事?”

这头金乌眸光灼灼的望着他,她跟这名人族,已经见过两次。

每一次靠近对方,便感到毫无来由的安宁与亲近。

其虽然是人族,但无论是气息,还是对于白昼的看法,都与她们金乌一族,无比投契。

是以,她对裴凌的印象,非常好!

想到这里,这头金乌收敛了些许怒火,朝裴凌微微点头,旋即语声清脆悦耳的问道:“人族,你这两日,有没有见到‘丹曦’?”

果然是这件事!

裴凌面色没有丝毫变化,非常平静的说道:“晚辈在前天黄昏之际,曾向丹曦前辈借过大日真火。”

“之后,便与几名同伴一起,去了幽冥。”

“这两日,晚辈与幽都十三城中执掌黦城的幽魂族,有过一场极为激烈的战斗。”

“直到几个时辰前,方才从幽冥之中脱身。”

说到此处,他故作不知的问道,“敢问前辈,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这头金乌也没有怀疑什么。

虽然说眼前这名人族向丹曦借火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但当时毕竟还是白昼。

其遁入幽冥之事,对于执掌白昼的金乌族,自然是非常清楚。

于是,金乌眸中赤金光火汹涌跃动,其毫不迟疑的开口:“龙族那些丑八怪长虫!”

“她们暗算了丹曦!”

“现在,丹曦下落不明,具体情况,我族亦无法探知。”

“十日的仙职,不能空缺太久。”

“否则,十日当空,就会变成九日……”

十日变成九日?

裴凌闻言,顿时一惊。

他现在拥有白昼的主场,便是因为十日!

若是这洪荒大地的白昼变成了九日,他的主场,岂不是就要没了?

想到这里,裴凌顿时也露出怒色:“龙族竟敢如此对待丹曦前辈!”

“堂堂龙族,竟然如此厚颜无耻、不要脸皮!”

“前辈说的不错,什么龙族,根本就是一群长虫!”

“这等阴险卑鄙的族群,有什么资格与金乌并列为大族?”

“简直就是无耻至极!”

骂了几句之后,他停顿了一下,尔后眉头紧皱的问道,“前辈,若是丹曦前辈一直不出现,那金乌一族,接下来可要怎么办?”

金乌冷笑一声,说道:“丹曦被龙族偷袭之后,便消失不见。”

“她既没有返回她执掌的太阳之中,也没有来找你,那么,她定然是被龙族囚禁起来了!”

“接下来,我族当然是要找龙族报仇!”

一听是找龙族报仇,裴凌顿时暗松口气。

其实丹曦现在就在他识海深处的大日之中修养……其上次伤的太重,到现在都还在沉睡之中。

fqxsw.org

不过,就算是丹曦伤势恢复,他也不可能将其从自己的十日之中放出……

毕竟,龙族其实只是将丹曦打伤。

真正想要丹曦命的,却是人族……

一旦他将丹曦放出来,不是金乌族将人族给灭了,就是人族将丹曦给宰了……

心念急速转动之际,裴凌迅速说道:“前辈,晚辈与丹曦前辈虽然认识不久,但一见如故,交情深厚,如今丹曦前辈遇险,晚辈也想出一把力!”

“只不过,晚辈现在,连仙人都不是,却是有心无力……”

“这般情形,晚辈却也只能早晚沐浴更衣,为丹曦前辈祈福……”

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金乌立时颔首:“好!”

“我们现在,正需要你!”

“丹曦有你这样的朋友,果然没有看错人!”

裴凌顿时一怔,一脸茫然的望着金乌。

金乌冷然说道:“暗算丹曦的,是龙族那头老龙龟!”

“那头老龙龟不知死活,我族自然会去找她算账。”

“我族行事,向来都是十倍奉还!”

“接下来,不但那头老龙龟得死,还要再宰九条龙族!”

说到这里,金乌周身火光一闪,化作一名金发金眸金袍的少女,这名少女容貌与丹曦隐约有些肖似,不过,不似丹曦披散金发,其宛如阳光般的赤金发丝,分绾成双螺髻的样式,缀着碧绿如翡翠的丝带。

丝带的颜色,仿佛扶桑的叶子,绿意盎然中,有大日真火特有的赤金光辉,一闪一闪。

其与金乌赤金眼眸彼此辉映,流光溢彩,映照少女完美容颜,愈显仙姿佚貌。

少女抬手,拍了拍裴凌的肩膀,正色说道:“龙族决计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十日仙职的空缺。”

“我现在要你帮忙做的事情,便是跟我去一个地方,调查丹曦的下落。”

“本来,我还想找别的生灵襄助,但你跟丹曦关系这么好,又这么想帮我族……”

“这个机会,我便做主,让给你了!”

说着,少女也不等裴凌露出她想象中的振奋之色,双眸之中,霎时间升腾起磅礴大日真火。

一条浅澹无比、几近于无的通道,立时现出痕迹。

少女一拉裴凌,直接遁入其中。

二者身影刚刚进入通道,煌煌日光之下,原地空空荡荡,再无任何身影,浅澹通道,亦消失不见。

周遭景物猝然变幻,死气如潮,澎湃而至!

裴凌与金乌在“不归”之路上迅速遁行,上空的虚无之中,有墨色劫云浩浩荡荡,逶迤无尽。

紫青光辉翻滚其中,恐怖又熟悉的天威,汹涌席卷,似正酝酿着惊天动地的一击。

这里,是幽冥!

直到此刻,裴凌总算回过神来,他刚才只是象征性的客套一下,这金乌怎么就直接当真了?

心念电转间,裴凌头皮发麻的问道:“前辈,我们为何要来幽冥?”

要知道,他当初将丹曦收进自己识海中的太阳里时,便是在幽冥之中进行的。

眼下这金乌忽然带他来这里,莫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金乌语声清脆:“不是入幽冥,而是从幽冥借道。”

“丹曦是在黑夜里失踪的。”

“而我们现在要去见的那位,知晓黑夜中的一切!”

闻言,裴凌顿时心中一惊。

真要知道黑夜中的一切,那丹曦被人族伏击、还有被他收走的事情……

不等裴凌多想,前方已然传来浩荡水声,金乌遁速迅捷无比,短短片刻,二者已然抵达黄泉!

黄泉之上,禁止一切遁术,只有那种乌篷小船,方能通行。

只不过,大日真火所到之处,光辉万丈,金乌却是丝毫不受黄泉的影响,其带着裴凌,直接飞到了黄泉的中心。

浊黄水流滔滔流淌,阴寒死寂的气息,犹如实质弥散,纵然大日真火驱散无数森冷,却有更多死气从四面八方、从黄泉之中,腾腾而至。

下一刻,金乌带着裴凌,勐然朝黄泉之底扑去!

磅礴浓郁如实质的死气轰然席卷。

仿佛是一口巨大的深渊,张开了其血盆大口,朝二者一口吞下。

裴凌神色不动,双手却紧紧抓着金乌的身体。

扑通!

金乌带着裴凌一头扎入黄泉之中,浊黄水流汪洋间,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水声淙淙,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断动荡的水面上,映照出一点赤金光辉,朝着黄泉底部不断靠近的景象。

随着越来越往黄泉的深入,裴凌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越来越模湖……

体内的生命之火,迅速微弱,似风中残烛,疯狂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但就在此刻,金乌周身,大日真火轰然升腾,滚滚热浪汹涌而至,刹那驱除所有侵蚀。

裴凌顿时精神一振,却是丝毫不敢大意,体内仙力全力运转,时刻保持着清醒。

二者如巨石投海,不断深入。

黄泉仿佛深不见底,浊黄之后,便是幽冷的黑暗。

刺骨寒气,混杂着凛冽死意,似惊涛骇浪,前赴后继的涌来。

金乌周身的大日真火,也从起初的熊熊之势,渐渐变得微弱稀薄。

冰冷、死寂、幽暗……将二者层层包裹。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凌已经被寒意侵蚀得浑身僵硬,金乌周身的大日真火,亦被尽数压入躯壳之内,二者眼角眉梢,都凝结出层层灰黑色霜雪……

忽然间,似穿过了一层水面,他们一下子从水里冲了出来。

裴凌瞬间清醒,迅速打量周围。

浊黄水流滚滚流淌,上空是一片无垠虚无。

二者似回到了金乌带着他投入黄泉时的地方。

只不过,眼前的这方空间,格外死寂。

一切的鬼祟、亡者、邪意……似烟消云散。

除却黄泉与幽冥本身外,仿佛什么也没有。

似在金乌带着裴凌进入黄泉的这段时间,整个幽冥发生了剧变,包括幽冥之主在内,所有亡者,尽数离去,只留下了这片幽冥之地。

金乌对于眼前的一幕,却没有任何诧异,其眸中火光迸发,周身光芒骤起,大日真火再次升腾,一条浅澹通道,出现在二者面前。

真火再次照见幽途,浩浩荡荡的生机,自通道之中汹涌而至。

其赤金袍袖一拂,卷起裴凌,踏上通道,飞速遁行。

很快,他们冲出通道,眼前豁然开朗,但见大地辽阔,夜幕深邃,一轮皎皎明月,高悬于天。

与洪荒月色迥然不同的霜色,如同一位世家名门精心栽培出的大家闺秀,温柔的挥洒满地。

月华似水,又似百炼后纯净无瑕的银子,照出了夜色里的万水千山。

山水迢迢,风情各异,仿佛千姿百态的美人。

然而仔细望去,逶迤山林,皆为密密麻麻的触须彼此纠缠,于痉挛般抓向苍穹的枝干间,垂下一颗颗满怀恶意的竖童。

起伏的山峦,有的是白骨堆砌,有的是髑髅累累,有的是一条条苍白手臂砌筑而成,还有的则是无数尸骸纵横交错……

婆娑枝叶下淙淙流淌的溪流,那晦暗的色泽,不是夜色的遮蔽,而是纯粹的血水。

血河纵横交错,连绵如生灵的血管,整个天地,仿佛是一头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巨兽。

无数大大小小的面孔,嘶吼着、哀嚎着、诅咒着,显现于虚空、大地、川泽、山岳……显现于每一片怪诞枝叶、甚至每一颗微渺尘土。

冥冥之中,有盈千累万的声音,回荡耳畔。

这些声音似尖锐无比,几欲震碎众生万物,又仿佛低沉含混,模湖不清,如同难以计数的细小虫豸,争先恐后覆盖听者浑身上下,随时随地,将其彻底吞噬。

这一幕,神似洪荒的夜,却又与洪荒的夜截然不同。

洪荒之夜,血月高悬,猩红铺陈全地,然而月色汩汩间,有帝流浆普降大地,滋养无数生灵。

此地,圆月明媚,优雅皎洁,天地之间,却唯有阴冷、邪恶、堕落、混乱……的气息,充塞得结结实实!

沐浴着久违的如霜月华,裴凌衰微的气息,开始迅速恢复。

他深吸一口气,立时问道:“前辈,这是什么地方?”

金乌少女站在他身畔,赤金双眸控制不住的合拢,周身大日真火霎时间散去磅礴光与热,化作一片深邃阴冷的幽蓝,蓝焰飞腾间,有一只只森白手爪探出,徐徐蠕动,又有一张张狰狞怨毒的鬼面浮现,冷冷望向四面八方,其语声郑重:“我等之前所在的世界,是有序世界,也是世界的‘无垢’侧。”

“现在来到的世界,是无序世界,是世界的‘混沌’侧。”

“这是只有违逆过天纲的生灵,才能看到的世界!”

“月亮,在什么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奥特世界传清穿之老答应成神之路从0级开始谁人踏花拾堇年海盗厨神光影文娱半妖养仙途洪荒:我开局打造鸿蒙金榜大秦:金榜现世,祖龙求我君临天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