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旷世决战惊风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九月初七,天朗气清。

宜,成亲,乔迁,动土。

忌,开业,安床,开光。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紫檀的香味,弥漫在深秋当中,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望京山上,一条狰狞的黑蛟正盘旋在林中。

安景轻轻抚摸着黑蛟的鳞片,可以从中感触到那冰冷的寒光。

看到这一幕,他不由得想起那年,自己与黑蛟,楼象震一起闯荡江湖的往事。

时光飞速流转,眨眼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赵青梅背着剑匣,提着两坛酒水走了过来,她平静的看着安景没有说话。

魔教一众高手早就前往巴山,此刻不是在路上,便是已经提前赶至在四周做好了准备。

“给!”

赵青梅将手中的酒坛递给了安景。

安景接过了酒坛,随后看了一眼赵青梅背后的剑匣,不由得笑了起来。

赵青梅瞪了安景一眼,“笑什么?”

安景伸手捏了捏赵青梅水嫩的脸颊,“就是觉得挺可爱的。”

“哼!”

赵青梅轻哼一声,“你能不能换个词,我都听腻了。”

安景拿起酒坛饮了一大口,“那我不说了。”

“你敢!”

赵青梅端起的酒坛一顿,随即看向了安景,“我听腻了,你也要说。”

“腻了还要听啊?”

“腻了也要听。”

“那我换个词好了。”

“什么词?”

“我觉得挺逗的。”

“那还是说可爱吧。”

“哈哈哈哈!”

安景听到这,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赵青梅左手锤了安景一锤,“你笑什么啊?”

安景笑道:“我笑啊,我的夫人怎么这么可爱。”

“哼。”

赵青梅转过头看向了一边,嘴角却是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安景举起酒坛道:“夫人,来喝酒。”

赵青梅看着近在迟尺的酒坛,道:“干嘛?”

安景道:“碰杯啊,这样才有仪式感,怎么不想和我碰杯啊?”

“碰!”

赵青梅举起酒坛轻轻撞了一下。

两人都是咕了一大口酒水,赵青梅乃是江湖儿女,这辛辣的酒水对于她来讲完全不再话下。

“喝完了,要将酒坛这样扔出去。”

赵青梅喝完将酒坛直接扔向了远处的碎石中,只听到啪的一声,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而那酒坛也是四分五裂,变成一块块碎片。

安景不解的道:“为什么?”

“呆子,这寓意着岁岁平安啊。”

赵青梅大眼睛一眨一眨,催促道:“,快摔吧。”

“好吧。”

安景也是扔向了远处碎石,酒坛应声而碎。

赵青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了,走吧。”

这时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飞鸟落了下来,山林中的落叶是急速旋转起来,这正是鸿鹄。

赵青梅身躯一纵,落到了鸿鹄的背上。

安景也是坐到了黑蛟的背上,笑道:“夫人,看看我们谁比较快。”

“幼稚。”

赵青梅白了安景一眼,随后真气运转在鸿鹄的窍穴当中,只见鸿鹄化成了一道红光向着北方飞去。

“竟然耍诈!”

安景看到这,连忙催促着坐下的黑蛟道:“快,快走了。”

黑蛟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后不紧不慢的御空而起。

天空上方,两人一前一后。

温暖的阳光下,是那抹曾经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

.........

皇城,后花园。

虽然此时是秋季,但是后花园当中依旧有着不少四季常青的树木林立园中。

永安人皇慵懒的躺在美人榻上,看着远处水池中的肥鲤。

她身着一身白色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一阵风吹过,露出白皙滑嫩的长腿,纱衣丝带,紧贴在身上,精巧细致的身形,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多时,白眉太监缓缓走了过来,“陛下,鬼剑客出发了。”

“朕知道了。”

永安人皇澹澹的道:“如今鬼剑客离去了,嘻哈佛也离去了,说不得有宵小会探入锁龙井中来,你要多加注意锁龙井的情况。”

虽然佛门法悟和天一菩萨都镇守锁龙井,尤其是法悟吸收了此前佛门所有的舍利成为了五气宗师,而天一菩萨更是佛门盛名已久的四气宗师,再加上皇室等诸多高手,但依旧不可不防。

法悟虽然到达五气宗师,但是完全是依靠舍利子提升上来的,应当是五气宗师当中最弱的,应该与赵重胤身旁的苏天泽相差无几,甚至还要弱上几分,毕竟苏天泽到达五气宗师许久了,而法悟似乎并没有到达多久。

“老奴知道了。”

白眉太监点了点头,随后站在了一旁,双眼微闭。

永安人皇摆了摆手,道:“明公回去休息吧。”

眼前这位白眉太监的年纪比之君青林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成为太监至今侍奉了三位帝王,也算是极为长寿之人。

白眉太监睁开双眼,低声道:“老奴不碍事。”

永安人皇澹澹的道:“朕现在命令你回去休息。”

白眉太监听闻,心中一暖,道:“老奴遵命。”

说着,白眉太监身躯微弯,缓缓向着后方退去。

他的动作还是那么一丝不苟,十分的严谨认真。

永安人皇看到白眉太监离去,这才转头看向了遥远的天际,看着那软绵绵的白云,仿佛都变成了心中所想之人的形状,她不禁有些失神。

仿佛有一种毒,中了之后不知不觉,但随着时间变迁,毒会越来越深,心也会越来越痛。

.........

随着九月初九的即将到来,整个天下局势风云变幻,无数高手向着巴山的方向而去,想要一睹如今天下最为顶尖的两大高手对决。

自从嘻哈佛成为大宗师之后,便消失在了视野当中,他的威名自然不用多说,明面上是天下唯一的一位大宗师,而且还是佛门的大宗师。

除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下最为炙手可热的两位高手非宗政化淳和鬼剑客莫属。

宗政化淳作为后金圣主,此前在天下间传闻便是顶尖的五气宗师,魔教高手君青林便是间接死在他的手中,后来更是在玉京城得到了地脉之灵一缕意念加身,更是让其获得了巨大好处,此后他一直处于闭关状态,渴望借助地脉之灵一缕意念的帮助之下,突破桎梏。

而鬼剑客自然不必多说,当世无敌的剑仙,迄今为止还没有败北过,击败了无数的高手,更是斩杀了数个五气宗师,手中更是有排名第一和第三的名剑独鹿剑和镇邪剑。

两大顶尖高手对决,本就十分吸引人,更不必说现如今两人之间的对决还关乎到了大燕,后金的国运,天下未来的走向。

此刻巴山远处的山峰之上,早就有人建造了茶棚,并且打造了好了观景台。

敢在此地建造茶棚的,打造观景台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背后一方可怕的势力,正是天外岛岛主吴白。

上次他得到了后金,赵国的邀约,虽然心中十分震惊,但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所以只是派遣两大高手加入了会猎玉京城。

而这一次不同,这是关乎到天下局势的决战,天外岛自然不能幸免。

不只是天外岛,燕国高手,赵国也是来了众多高手,其中包括碧波岛,白雾门,七蛇会的高手悉数到场。

可以说,当今天下叫得上号势力高手现如今都出现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这些人的气息也是不凡,不乏一些宗师气机,都是隐藏在池塘当中隐修的老王八。

巴山周围鱼龙混杂,天下间各方高手汇聚一堂,可谓热闹纷纷,议论四起。

碧波岛岛主道:“真是太有意思了,竟然汇聚到了如此多的高手。”

白雾门门主澹澹的道:“毕竟这两人都是当世顶尖高手。”

碧波岛岛主幽幽的道:“这位鬼剑客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了,但是却从来没有目睹其风采。”

碧波岛在赵国属于江湖当中顶尖势力,但是他和黑冰台却是十分不对付,经常遭到了黑冰台的打压和制裁,而且碧波岛当中也汇聚了不少黑冰台敌对的高手。

cxzww.com

所以碧波岛对于斩杀齐术的鬼剑客,可谓十分推崇。

白雾门的门主道:“今日必定是一场旷世大战。”

碧波岛岛主也是点头,这等顶尖高手对决,胜负就在分毫之间。

远处一座山巅之上,两位身穿道袍的道人出现了,正是萧千秋和罗崇阳。

罗崇阳问道:“你和他交过手了,也知道他的实力,你认为他有几成胜算?”

萧千秋想了想,道:“胜算这个东西师侄也不清楚,但是我想他全力施为的话,五气宗师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罗崇阳眼中浮现一丝精光,道:“那这样说,除非宗政化淳到达大宗师了?”

萧千秋的实力他是十分清楚,既然如此说的话,在同等境界之下安景便是无敌的存在,除非宗政化淳到达大宗师之境。

但是传闻宗政化淳彻底炼化了地脉之灵,却并没有到达大宗师之境,所以说今天安景的胜算会很大。

“胜负不是师侄说了算,也不是天说了算。”

萧千秋看着远处的巴山,“是决战的两人说了算。”

罗崇阳微微颔首,随即不再说话了。

此时在巴山周围的山脉中,隐藏了天下各地四方的高手,他们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宗政化淳和鬼剑客的到来。

“你们快看!”

“后金的铁骑,那是后金的铁骑!”

“好气派的銮舆!”

..........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轰鸣般的雷声,大地都是颤抖了起来,众人连忙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一排排黑色的铁骑袭来,每一个人都身披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之光,腰间佩戴着后金特制的长刀,背上是草原的螃蟹弓,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让人看着不由得面容一肃。

这些都是后金精锐中的精锐,不少江湖高手看到这充满肃杀之气的铁骑,内心不由得都是生出一股寒气。

就算是顶尖的江湖高手,被这如此凶悍的大军包围的话,也是没有丝毫活路。

黑压压的铁骑从远处急速奔袭而来,狼烟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座銮舆,那是由八匹白色的骏马拉着,每一匹骏马都是十分矫健,壮硕。

在銮舆前拉马的马夫正是两位宗师之境的高手,皆是大雪山的法王。

众多的江湖高手看到这一幕,纷纷向着远处退避开来。

万里山河拱至尊,羽林铁骑若云屯。

能够让后金精锐铁骑开路,大雪山法王驾车,这銮舆当中之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所有人都是看向了那銮舆。

其中一位法王对着幕帘之后,恭敬的道:“圣主,到了。”

“我知道了。”

幕帘之后传来了一道雄浑的声音。

只见幕帘掀开,宗政化淳缓缓走了出来,神色澹然且平静,就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一般。

萧千秋看着那圣主,道:“深不可测。”

罗崇阳脸色微变,眉头紧缩了起来,天人感应感悟的越深,越是对危机感知的越深,从这位后金圣主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远处,南蛮之主看着走出来的宗政化淳,道:“这就是地脉之灵的威力吗?”

同样是五气宗师,但是他感觉和宗政化淳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在场寻常的江湖高手无不是惊叹于宗政化淳的出场之威风,而顶尖高手却是从中看出了不一样,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了起来。

他们比任何人都更能清楚,宗政化淳散发出来气息的可怕。

宗政化淳身躯一纵,直接落到了巴山之上,一双手掌背在身后,其黄色的龙袍随着狂风猎猎作响。

“鬼剑客什么时候到?”

“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

“怎么可能?除非不敢来了。”

“鬼剑客会不敢来?”

.........

看到宗政化淳出现,在场江湖高手皆是议论纷纷,内心都是变得无比火热,对于这场旷世决战也更加的期待起来。

“那是!?”

突然,远处尘烟滚滚,随后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一面迎风招展的纛旗子,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邱’字。

成百数千的骑兵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为首之人是一个身穿黑甲,身材如水桶一般的大肚将军。

这人正是邱仑。

自从平阳卫邱恒在玉京城被关押进了地牢之后,如今平阳卫便是其子邱仑所执掌,而且世人皆知道此人和鬼剑客相交莫逆,跟随着鬼剑客杀入北原之后便一直镇守北原与后金大军对峙。

就算鬼剑客返回玉京城的时候,平阳卫的大军也没有丝毫退避,兵峰依旧直指后金王庭。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平阳卫就是鬼剑客的大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阿尔宙斯的海贼之旅治愈系篮球庄稼汉绍宋之后全民入侵异界,我摸尸就变强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我有一百个分身港综世界的演员铸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