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又开大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棒梗在学校偷东西?还被处分?!”

在秦淮茹带着棒梗回家,说明情况之后,贾东旭和贾张氏两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叫出了声。

“秦淮茹,都怪你平时没有好好教育棒梗!”

贾张氏反应过来后,立即甩锅。

贾东旭也阴沉着脸斥责秦淮茹,说她没有尽到教育孩子的责任。

秦淮茹气得不行,终于忍不住反驳道:“平时我要上班,下班后回来还要做家务,哪有时间教育棒梗?!”

其实,她更想说棒梗之所以养成了偷窃的习惯,就是因为他们这对母子的言传身教!

这狗女人想翻天?贾张氏浑身肥肉一颤,立刻坐直了身体,对秦淮茹喷口水道:

“东旭瘫了,我这个老婆子什么也不懂,当然没法教育好棒梗……倒是你,为什么晚上回来做完家务之后,不能再花点心思教育一下棒梗?!”

贾张氏这个逻辑,直接把秦淮茹说懵了。

这就跟后世专家说年轻人锻炼少,然后被指出年轻人工作时间太长后,他们又说为什么不把下班后刷短视频、看小说的时间拿出来锻炼!

这特么的工作一天,深夜还要再锻炼一下,怕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哦!

“你能不能讲一点道理?我上班回来后已经很累了,哪有精力再教育棒梗?再说了,我每次有空教育他的时候,你都来护着他……”

棒梗做完取肾手术出院后,有段时间是没有偷东西的,现在又故态复萌,秦淮茹觉得,这就是贾张氏这个老虔婆的“功劳”!

其实,现在贾张氏内心之中也不想像以前那样疼乖孙了,毕竟自己那么多钱被他弄没了。

但现实一点来说,她还需要维持和棒梗的关系,要不然祖孙关系一断,秦淮茹以后想要带着棒梗嫁人,就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

而真到了那个时候,她的养老可怎么办?!

所以,她得保持以前的人设,继续溺爱棒梗。

于是她无理也要搅三分的争辩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教育棒梗那么严厉,把他吓得像鹌鹑一样,我不护着点儿能行吗?!”

在拉住棒梗、继而栓住秦淮茹这头老黄牛的事情上,贾东旭和他妈贾张氏是一条战线的。

当然,贾东旭自觉还需秦淮茹找人给自己治疗,所以就没有像贾张氏这么争锋相对。

“淮茹,你去跟阎老抠学学,他是老师,比咱们会教育孩子!”

虽说为人父母并不需要持证上岗,数亿人里也难免会出现一些不合格的父母,但秦淮茹可不觉得自己是其中之一。

她觉得棒梗之所以会学坏,完全是因为婆婆、丈夫以及傻柱这些人拖自己后腿的缘故。

像小当和槐花这两个女儿,在完全由自己来教育的的情况下,不就没有像棒梗一样学坏!

“以后由我来教育棒梗,你们别插手了!”

秦淮茹板着脸说道。

“不行!”

“不行!”

贾张氏和贾东旭母子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替东旭进轧钢厂都已经有两年多了,前段时间才转正,这说明你自己的能力就不行,要是棒梗跟着你,那他将来肯定没什么出息!”

贾张氏的理由乍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

“这么说的话,棒梗以后也不能由你来教!”

秦淮茹已经下定决心要让棒梗改过来,所以她不想对老虔婆让步了。

“我啥时候说由我来教了?”

贾张氏狠狠瞪了秦淮茹一眼说道:“以后棒梗由东旭来教!”

闻言,秦淮茹目光转向贾东旭。

自从出事后,贾东旭心理和生理上一直饱受折磨,现在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个三十岁的中年人,反而像一个颓了的小老头,比傻柱还磕碜的那种。

看着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一头稀疏的地中海发型的丈夫,秦淮茹心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

“嗯,棒梗以后就由我来管教,你以后安心上班,争取提高工级……妈你也别闲着,把鞋底纳起来,每个月也能挣点儿外快!”

贾东旭开口,把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

听着爸妈和奶奶吵架,和两个妹妹坐在一边的棒梗,脸上非但无悲无喜,甚至还有点想笑。

没办法不笑,接下来的一周都不用去学校,他可太舒服了。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他爸贾东旭就开始履行管教的责任。

“棒梗,停课的这一周时间里,你不准出去玩,只能在家里用功……淮茹,等阎老抠下班后,你去问问他,能不能请他给棒梗补课?”

秦淮茹觉得他的提议很好,可惜阎埠贵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如果不给他好处,他绝不可能答应给棒梗补课。

“东旭,让阎老抠给棒梗补课,肯定要给他好处的……”

贾东旭不想出钱,便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这事由你去想办法……不管是找易老狗也好,傻柱也好,甚至是阎解成那个狗东西也好,你去想办法让阎埠贵答应给棒梗补课!”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秦淮茹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先试着去卖一波惨,看看阎老抠能不能答应免费补课了!

***

时间来到晚上,吃完饭后,秦淮茹就准备去前院找阎埠贵商量给棒梗补课的事,可惜一只脚刚迈出屋门,外面就想起了敲锣声。

“大家到中院集合,等会儿要开全院大会,讨论棒梗今天被学校处分的事!”

刘光天和刘光福俩兄弟扯着嗓子叫道。

棒梗出事后,易中海和秦淮茹自然不会到处瞎嚷嚷,但大院里有和棒梗同班的孩子,放学后给家长说了这事,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在家里躺尸的刘海中,也就知道了这个事。

毫无疑问,棒梗的行为,是对大院形象的又一次抹黑,刘海中觉得今晚必须开一次全院大会,好好的批评一下棒梗的行为,让大家引以为鉴。

当然,这是对外的说法。

其实刘海中的根本目的,并不是关心大院的形象和荣誉,他关心的是自己在大院里的权威。

自从易中海下台,由他当上壹大爷后,刘海中的表现欲就曾曾曾的往上涨。

院里不管大事小事,刘海中知道了之后都要插一手,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个他壹大爷的威风。

比如前几天因为傻柱相亲引起的斗殴事件,刘海中事后可是好好的表现了一把。

不过可惜的时候,参与斗殴的人中,他除了能整治自己的两个儿子以外,许大茂、傻柱以及阎家兄弟,他都没办法收拾。

许大茂和傻柱直接不鸟他,而阎家兄弟一个当大院二把手的爹,自然也轮不到他来管。

所以虽然他确实露了脸,却又没有过足官/瘾,心中甚为遗憾。

而今天棒梗出事,他正好可以借题发挥,表现一下自己的权威。

毕竟,当了壹大爷却不管事,这就跟锦衣夜行一样没意思了。

听了召开全院大会批评棒梗的消息后,不单是秦淮茹,贾东旭和贾张氏也是一脸阴沉,恨不得把刘海中这个胖瘸子拉出来狠狠地打一顿。

“秦姐你别担心,有我傻柱在,刘海中欺负不了你们!”

傻柱主动去了贾家,对秦淮茹拍着胸口保证道。

秦淮茹当然不会拒绝傻柱的好意,但贾张氏和贾东旭母子就感到十分不爽了。

贾张氏想的是,你傻柱跟我扯过证,现在竟然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秦淮茹身上,连正眼都懒得看我?

而贾东旭想的则是,你傻住玩弄了我妈还不够,还要当着我的面觊觎我老婆,你特么的还是不是个人?!

半个小时后,中院济济一堂。

阎解成看丁秋楠还没来,便特意坐到了杨庆旁边,低声问道:“杨医生,今天劝得怎么样了?”

劝于莉回来?

杨庆心下摇头,自己这些天来和于莉一起散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再提过这事……二人世界,提这事多扫兴啊!

“解成,我已经很努力了,可你总是不告诉我内情,我只能翻来覆去地说着那一套话,于莉她都听烦了,让我以后和她一起散步的时候,不准再提到你!”

xiaoshuting.cc

虽然自己的老婆经常跟别的男人一起散步,让阎解成感到很别扭,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是必要的牺牲……

“杨医生,这几天麻烦了你了……唉,明天我自己去劝她吧!”

眼看时间已经不多,阎解成准备对于莉说自己已经开始恢复,先把她哄回来再说。

“解成,吃药的时候,用量得遵医嘱,不能自作主张。”

安慰似地拍了拍阎解成的肩膀,杨庆换了一个话题。

阎解成闻言奇怪道:“杨医生,你是怎么知道……”

“你身上的药味比之前浓郁了,所以我就猜你是不是加大了药量。”

顿了一下,杨庆继续解释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建议你不要再这么做了,因为用药的时候,剂量非常重要,不能随便增减,否则不但治不好病,还会引发新问题!”

“解成,骨折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得耐下性子,不该急于一时。”

穿越前,杨庆知道一个患有孝喘的病人,就是因为吊水的时候药物用量不当,最后出现了严重的医疗事故,令人扼腕不已。

‘还以为我是为了治骨折呢?连我用的药治什么都不知道,你搁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阎解成心中不屑,嘴上却敷衍道:“杨医生,我知道了。”

同时,他准备再次加大剂量,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又过了一会儿,丁秋楠抱着琉璃来到中院,在杨庆身边坐下,小声地问道:“大会还没开始吗?”

“贾家的人还没过来呢。”

杨庆说了一句,便伸手去逗小黑猫的下巴。

感受到主人熟练的手法,琉璃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一刻钟后,贾家的人终于来参会了。

尽管十分抗拒,但此事不单是他贾家的私事,也事关大院这一集体,所以贾家不敢不来。

不过,他们商量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对策。

只见傻柱不等刘海中开口,便嚷嚷了起来:“棒梗不懂事,拿了同学的东西,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散了吧!”

眼角处还贴着纱布的许大茂越众而出,怒怼道:“傻柱你放屁!棒梗这小子明明是偷了同学的东西,你居然说他是拿?你还有没有一点是非观了!”

偷窃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大家也不喜欢傻柱胡搅蛮缠,便纷纷开口指着傻柱。

“大茂说的对,学校都给处分了,你居然还给棒梗打掩护?你是不是真把这小子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了?”

“我看他是想把棒梗当自己的儿子……和婆婆离婚,又盯上儿媳妇,傻柱真是一个狗东西!”

“就是因为傻柱包庇,棒梗有恃无恐,这才一步步的落到这个下场!”

“贾张氏的问题也很大,棒梗很多时候偷东西,就是她教唆的!”

“对,贾张氏就是个克夫、克子又克孙的老虔婆,要不我们把她赶出大院,让她回农村去吧!”

“农村生产可辛苦了,怎么会要她这种好吃懒做的人?!”

“……”

见话题渐渐扯到自己身上,贾张氏脸色变得刻薄难看起来,尤其是那一双浑浊的三角眼,此刻满含恶毒之色,恨不得从里面放出高能射线,把大院里这一干骂自己的人全部鲨了!

“咳咳……”

刘海中干咳两声,又拍了下桌子,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大家先别说话,让我这个壹大爷先来说几句。”

“棒梗因为在学校里多次偷东西,被除以留校察看的处分。这对我们大院的声誉造成了影响,对我们大院争取本年的先进造成了影响……而我们今天开这个大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批评棒梗和他的家长,还有傻柱,然后我们再讨论一下,以后怎么防止这种事再次发生……”

刘海中话音刚落,傻柱便叫道:“这事跟我没关系,干嘛要批评我?”

许大茂冷笑道:“傻柱你特么的真是一点哔数都没有,棒梗养成了偷东西的习惯,跟你的鼓励、纵容和包庇有脱不开的干系,我们当然要批评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三国之我不是蚁贼九州缥缈录四合院:逍遥人生四合院之快意人生四合院之平凡人生九零后天师重生九零当首富重生之投资时代一剑独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