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一章 拦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浅苍拂晓盯着面前这个大半部分埋于地下的魔法装置,秀眉紧锁,眼睛一眨不眨。

“轰隆隆……”

“轰隆隆……”

短暂的、如同大地呼噜般的声音过后,领民们凑上前去开始把魔力棒取出装箱,整整齐齐码好。

那边操作装置的魔法师讨好地看了眼自家领主,然后一丝不苟地做收尾工作。

是的,这是这一次魔植成熟期的最后一波收割、榨魔了,他几乎一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按照“创造者”派来的安装人员的指导做的操作,没敢打一点折扣、偷一点懒。

当然不是他有多尽职尽责,实在是他家领主从魔植成熟、“炼魔系统”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每天都到农场来,盯着这些装置在看。

他实在是不敢有一点疏忽啊……

本以为从老爷的契约仆从,变成小姐的契约仆从后,自己的日子能好过不少,毕竟拂晓小姐在浅苍家从小就是几位少爷、小姐里最不爱折腾,对仆人、侍卫们最好的。

但现在看来,那些都是假象啊!成为领主后,拂晓小姐一下就展现出和伯爵老爷一样的精明,不对,甚至比伯爵老爷还要精明!

……

其实浅苍拂晓之所以一直待在领地,一直盯着那魔法装置看,从头看到尾,并不是在监督做事的契约仆从不要偷懒,就算那位魔法师真的没按操作要求严格执行,只要不影响装置运转,她也不会发现。

她现在注意力,其实并不在眼下这台魔法装置上,更多的是这台魔法装置所带来的变化。

虽然她和克里斯蒂娜第一次去成略厂看到样品演示后,就直接下订租了一套,是比较早订的一批领主,很早就拿到货。

但因为在前世的时间线上,从来没有见过这台装置,她一直不认为这台装置真的能成为替代传统的专职农夫的收割榨魔灌装方式。

可是……在亲眼见证几乎整个魔植收割、榨魔、灌装过程,旁观了整个收割期后,浅苍拂晓不得不承认……

这东西是真的很有用啊!

特别是未来“新星果”的种植地全面普及后,这套“炼魔系统”的实用性又将大大提高,到时候对于没有足够农夫的领主而言,这套系统简直是刚需。

如果前世真有这东西出现,而且搞出这阵势的话,即便她再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啊。

她原本的判断,是这套魔法装置演示的时候没问题,但实际运行的时候有致命缺陷,所以很快消失于历史长河中,又或者是亏本卖,没顶住,所以很快垮掉。

但经过这段时间她的观察,她判断两种可能性都很小,前者他自己验证过了,这套系统非常稳定可靠,灌装出来的魔力棒也没有一点问题,整个魔植收割期都没有出过故障。

至于亏本的问题,因为克里斯蒂娜直接全款订了好多套“炼魔系统”,也和凯奥斯男爵亲自见过面,所以了解一些真实的销售数据。

按着她说的数据,凯奥斯这套“炼魔系统”如果是亏本卖的,根本不可能撑到现在。

当然,现在坊间还有个传闻,说凯奥斯.李只是潘德审判长推出来的一个代理人,真正要推行“炼魔系统”的,其实是圣佑宫。

浅苍拂晓却完全不相信这个猜测,作为重生者的她很清楚的圣佑宫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动机去搞“炼魔系统”。

历史真的发生了一些改变,不对,不是一些,这可以称得上是巨大的改变了,后续肯定会产生很多其他影响。

关剑神那事,她还能从自身找到改变的原因,但现在这事,这“炼魔系统”,到底又是因为什么?

她重生后,难道有不知不觉做了什么事,影响了原本的历史轨迹,使得原本不存在的“炼魔系统”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不过在意识到搞出“炼魔系统”的凯奥斯男爵,就是当初拍到关曜星的贵族,拂晓很自然地把关曜星当成了是那个关键的影响变量。

很显然,这个凯奥斯.李和原本历史上在拍卖会上拍下关剑神的贵族不是同一人。

但她不认为是关剑神教凯奥斯做的“炼魔系统”,她对关剑神灵气方面的造诣无比推崇,对关剑神的实战杀伤力也是无限拔高,但是关剑神也不是全才,在魔法炼器上,并没有过任何成果。

所以她更倾向于认为,可能是关剑神的什么话或什么操作,让凯奥斯做出了与原本历史中不同的决定,不顾阻力,推出了“炼魔系统”。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对凯奥斯.李都是投注了非常大的关注,她需要和这位老哥聊聊,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还打算做出一些会无意中大幅影响曾经历史走向的事来。

正好过几天是克里斯蒂娜的生日,女伯爵跟她说过,有邀请凯奥斯男爵去参加生日宴会,他也答应了,到时可以当面聊一聊。

“邹澜恢复的怎么样了?”离开自家唯一的农场后,浅苍拂晓对旁边的贴身侍卫说道。

“除了手伤的伤已经肯定无法复原,其他地方都养的差不多了。噢,她的灵气等阶也退化了,现在只有2级,初阶都不算,而且对以后的修炼应该也有影响。”

旁边那位看起来足有一米九,全身罩在银色重甲内的侍卫一开口,却是一个有点奶的女声,如果只听声音,哪怕她已经刻意把声音放低沉,但听起来还是有点像小女孩,和那巨大的身架形成剧烈的反差。

“嗯,过去看看她。”浅苍拂晓说道。

她自己买的庄园领地,自然不是之前克里斯蒂娜建议的、因为“圣法教会”的事被圣佑宫拿下的法布尔伯爵的庄园,而是一块相对来说距离圣佑宫要更远一点、更小一点的庄园,原本的主人同样也是无爵位的领主。

买来后她添置了很多东西,包括护佑大阵要要重新升级,主楼建筑重新装修,现在她和契约仆从们都住在旁边一栋两层的矮楼,好在人本来就不多,住着还算宽敞。

邹澜同样也在这里养伤。

邹澜就是当初那位被浅苍拂晓大哥打得半死的5级契约仆从,当时拂晓用父亲给的契约仆从名额,把已经快死的邹澜换过来,除了同情心外,主要还是为了不引起注意地,把那位浅苍家未来的经营大师贝尔搞来。

邹澜当时不仅双腿被敲断,手指缺了四个,内脏也是多有损伤,不过这段时间用了不少药剂,请医士来治疗,除了那残废的左手只剩一指外,其他的伤倒是基本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房间里,本来正在进行灵气凝炼恢复的邹澜一看到浅苍拂晓走进房间,立马起身单膝下跪行大礼:“领主大人!”

浅苍拂晓摆了摆手,示意她起来,然后在贴身侍卫搬来的椅子上坐下,说道:“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beqege.cc

“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我正尽力恢复灵气,一定尽快回复到初阶水平,及早回到侍卫岗位。”邹澜赶紧说道。

看到她仍单膝跪在地上没有起来,拂晓瞥了眼她的左手,问道:“手呢?”

“手……好在是左手,我右手还是可以握剑。”邹澜把那只剩一根手指的左手往回缩了一点说道。

拂晓忽然转了话题:“听说你小时候,刚被测出天赋,送去领地的灵气士训练营时,很不愿意,甚至还找机会逃了出去?”

邹澜低下头:“当时年纪小,不懂事。”正常来说,被选进训练营,就有很大概率成为契约仆从,是绝大多数领民都梦寐以求的待遇。

“你其实……不想当契约仆从吧?”

听到这话,邹澜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眼浅苍拂晓,又赶忙低下头,从单膝跪地变为双膝跪地,额头抵在了地上:“领主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别说契约仆从了,就是做牛做马,我都心甘情愿。”

浅苍拂晓摇头:“我相信你这些话是真的,但……你确实不想当任何人的契约仆从吧?”

其实从邹澜会反抗她大哥浅苍德兴这事,她就已经大概猜到这个年仅15岁的灵气士,可能有着和大部分领民都不同的想法了,后来她见过邹澜两次,简单聊过几句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所有被她从家里带出来的契约仆从,都称呼她为“小姐”,唯有邹澜叫她“领主大人”。

确实她的称呼是蛮尴尬的,一来她还没结婚,不好叫“XX夫人”,二来她没有爵位,三来她也没有特殊头衔,所以那些从父亲那转过来的契约仆从们,也就只好继续以前的称呼,叫她“小姐”。

邹澜看起来叫“领主大人”是更加正式和谦卑,但实际上却透着一丝本能的疏离。

浅苍拂晓没有等她回答,直接继续说道:“放心,我费那么大力气把你换过来、救回来,可不是要追究你内心的想法。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到训练营里继续恢复,达到4级的初阶灵气等阶后,再回庄园里帮我办事。另一个,是去西界,帮我当一个眼线潜伏下来,我会解除你身上的灵魂从属契约,方便你行事。”

邹澜惊讶地再次抬头看向她的领主:“解除灵魂从属契约……您的意思是,去圣佑联盟之外……”

“当然,去真正的‘西界’。”浅苍拂晓肯定道。

“那……我到了西界,应该做什么?”邹澜问道。

“看来你已经做了选择。”浅苍拂晓毫不意外地笑了笑,轻轻一摆手,便将她和邹澜的灵魂从属契约解开:“并没有特定要做的事情,你只要活下来,能待住就行了,以后有需要,我自然会想办法联系你。”

邹澜感觉到啪地一声,灵魂好像被轻轻拍了一下,她明白,这是灵魂从属契约被解开了。

这一刻,从灵魂的角度来说,她已是自由人。

只是……领主居然这么轻易、随便地就解除了她的灵魂契约?

她可不会觉得,这是领主觉得她左手废了、灵气等阶也跌到2级,已经没有用,所以才解除契约,她非常清楚,领主把她换过来付出了什么代价,把她救过来、伤治好又花了多少魔券。

“领主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在西界站稳脚跟的。”邹澜说道。

“不用太拼,记住,活下来就是成功。对了,如果你遇到一个叫关曜星的人,可以试试留在她身边,跟她学怎么用剑,她或许可以帮你重新恢复灵气等阶。不过如果遇不到,或者遇到了她不愿意教你,也不用强求,随缘就好。”浅苍拂晓看似随意地说道。

……

几天后,凯奥斯一身盛装,带着一队侍卫前往克里斯蒂娜伯爵的辉煌庄园,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在“炼魔系统”大卖后,他和很多大领主都有了些许交集,经常会收到各种各样的请柬,不过大部分情况,他都会找借口推脱,只是送礼物过去,人不会到,不然成天都要陷入到贵族间的应酬里。

但克里斯蒂娜伯爵不仅是“创造者”的大客户,而且是凯奥斯接下来要进行合作的对象,他也是最近接触过才知道,这位女伯爵的财力是真特喵的雄厚,真的是顶级富婆,单论财力,玉琅城的四大侯爵里,怕是至少有两位比不上她。

凯奥斯的北山庄园和克里斯蒂娜的辉煌庄园分处西南和东北,玉琅城刚好在两地的中轴线上,所以距离其实还是有点远的。

中午刚吃过午饭,凯奥斯便已出发,便是想避免路上发生些什么意外耽搁了,等下没赶上晚宴,就失礼了。

但没想到的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过了玉琅城后,在主干道上与另一队大领主的车队交错而过后,对方居然直接停了下来,然后排了一骑侍卫赶上来将他们的马车拦停。

“李男爵,我们老爷想请您过去说话。”拦路的是一位顶阶圣灵卫。

“我们老爷赶着去参加弗汀伯爵的宴会,没时间闲聊。”骑马护卫在前方的莎尔薇拉直接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那骑士皱眉瞥了莎尔薇拉一眼。

莎尔薇拉也不回话,默默地把挂在马背上的长柄大刀拿到了手里。

这时候凯奥斯打开了车厢窗户,对那骑士说道:“你又算什么东西,什么爵位?敢这么跟我说话?”

“李男爵,你应该还记得我吧,去年在外城的路上,也是我请您过去见我家老爷的。我家老爷现在就在那里,还是请您下车,过去一会。”

“没时间。”凯奥斯不悦道,“让开。”

那圣灵卫皱眉道:“李男爵,您在怕什么?我们老爷又不会吃了你。”

凯奥斯忽然笑了起来,对莎尔薇拉说道:“放信号。”

莎尔薇拉立刻从腰上挂的袋子里取出一个拇指大的小物件,向上方一扔。

一道魔法信号冲天而起,瞬间点亮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篮坛教皇卡牌:我的纸片人新娘养成计划天命唯汉重生野性时代斩龙这个NPC太强了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开局地摊卖空气我在四合院奋斗的日子四合院:我最喜欢乐于助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