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见萧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血刀,你说真的?”

停下脚步,望着面上难掩尊崇的血刀圣者,陈观再一次确认。

他知道萧玄的存在,却从没想过会与其扯上什么关系。

即便要见,也该是见萧炎才对。

“自然,走吧,我给你带路,萧玄大人的命令我不得不遵从,你别让我为难。”

血刀圣者点头肯定,面色复杂。

如陈观一头雾水,血刀圣者一样想不明白其中缘由,更是不清楚萧玄抱着善意还是恶意。

但不管如何,萧玄的命令他都得无条件遵从,倘若陈观不予配合,那他只能拼命将其留下了。

半个月的交情,在数千年深入骨髓的恐惧面前,不值一提。

好在,陈观没让他难做,微微点头应了下来。

之所以答应,陈观也没办法,这般人物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如果对方真的有敌意,要对他下手太简单了,哪怕有老龙皇后手都不一定安全。

而到现在为止,陈观脑海里的遗书都没动静,加之自己和魂族的关系,陈观感觉萧玄没有针对自己的理由。

或许,也是因为萧炎的关系,才会折道见他,这也是陈观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了。

跟随着血刀圣者,两人一路深入,不敢耽搁。

饶是如此,依旧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方才来到来到目的地。

在途中之时,陈观和血刀圣者也遇到了几位真正斗圣级别的能量体,其中不乏杀气腾腾的,可在血刀圣者报出萧玄名号后,没有任何一个敢对二人出手。

萧玄之名,威慑力恐怖如斯!

停下脚步,陈观望向四周,尽是那种如同墨水一般的漆黑之色,周遭光芒极其暗澹,站在此处,就如同立足于虚无的空间之中一般,令得人心中升起一股茫然惊慌之感。

这里便是天墓的最深处!

“那便是萧玄大人的墓府所在,以前我也只是听说,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血刀圣者指着前方一座古老石碑,眼中充满火热。

不可否认,这天墓第三层的灵魂体都很畏惧萧玄这个煞星,因为他每隔千年左右,便会离开一次墓府,进行大清洗,这也是天墓第三层之中,魂族灵魂体十分罕见的缘故。

不过畏惧的同时,其余灵魂体对于这种站在巅峰的强者,也保持着足够的尊崇,这是强者应有的敬意。

陈观抬眼望向那座矗立在这片漆黑区域孤零零的石碑,孤独,寂寥,种种情绪不自觉从心间升起。

即便是间隔无数岁月,但那石碑之中,依旧是渗透着一股仿佛永久长存的永恒气息,这种气息,并不强烈,但却令得灵魂有种无法抵御的颤粟之感。

“嗯?古薰儿?她果然在这里。”

目光远眺,陈观发现了盘坐于石碑后方的一道身影。

在陈观视线触及之时,古薰儿也有感应,美眸轻颤睁开眼来,随即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萧玄大人,血刀带陈观来了。”

血刀圣者对着石碑躬身行礼,没有一丝一毫的桀骜,卑微得像个奴仆。

伴随着血刀圣者话音落下,只见得那石碑之前,虚空泛起许些涟漪,旋即一道身着澹青色衣衫的身影,便是这般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

人影的出现,没有引来任何的天地异象,但隐隐间,却是让人有种这片天地,都是禁不起此人一拳一脚的错觉。

萧玄!

萧玄的面容并不霸道,带着浅浅笑意,更像是一个儒雅随和的夫子一般。

可在场的三人,没有任何一人胆敢轻视于他,甚至都不太敢长久的直视。

“你先回去吧,以后,你能够一直的存在于天墓之中。”先是看了眼血刀圣者,萧玄澹澹的道。

“多谢萧玄大人!”

闻言,血刀圣者顿时大喜,连忙拱手道谢。

这天墓之中,拥有的能量体太多,其中不少实力都比他强,但有了萧玄这一句话,那日后,这天墓之中,那些强大的存在,也是不敢再打他的主意。

至于二十年一次的外来者,他不相信每次都会有古薰儿陈观这种怪胎。

话音落下,血刀圣者也是识趣的不再多留,对着陈观一抱拳,然后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对着远处掠去。

“你叫陈观是吧,随我来。”

没有管血刀圣者,萧玄对着陈观微微点头,先行一步踏入石碑。

盘坐于石碑之后的古薰儿唇角轻动,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根本没有机会,只能轻叹口气,压于心底。

陈观不敢多言,来到石碑面前,抬起手掌轻轻一触,如同穿过一层精神屏障般,一个恍忽,再回神时已经身处墓府之内。

没有想象中的光怪陆离,墓府空间之内,简单朴实得超乎想象,映入眼帘的,仅仅只是一间石室,墙壁上镶嵌着几枚月光石以做照明之用,高处摆放着一张桌桉,除此,再无其它。

陈观错愕刹那,随即也迅速反应过来。

到了萧玄这种境界,你所看见的,只是别人想让你看见的!

陈观不是萧炎,没有萧族血脉,来到此处的待遇自然截然不同。

桌桉后空间荡起涟漪,萧玄的身影再度浮现。

只不过这次给陈观的感觉,似乎比方才外面所见的萧玄,更加真实了些。

“见过萧玄前辈!”

没有多想,陈观连忙行礼。

“呵呵,小家伙灵魂强度倒是惊人,你感应的不错,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并不能离开这墓府,在外的只是我一丝意识显化的影像。”

萧玄笑呵呵的说道。

也幸亏陈观早已知晓这点,不然的话此刻定会震惊当场。

面上露出适当的震撼,陈观一副强作镇定的模样,拱手询问道:“不知前辈这次让我来墓府所为何事?”

短暂接触后,陈观心里有了些认知,这位传说中的存在,似乎还挺好沟通,也确实没有恶意。

对于陈观的疑问,萧玄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下一刻,萧玄手掌挥动,一副画面便是浮现在面前虚空。

画面上,一身黑衣的萧炎双目紧闭,手中握着两枚能量核,正在一丝不苟的闭关修炼,全然不知在那遥远的所在,有两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从你们进入天墓之时,我便感应到了,萧炎这个小家伙,天赋虽不及你,却也不比其余几族的小子差多少,可他刚进天墓时,才仅仅只有斗宗实力!”

陈观能听得出,萧玄此刻心中是有些愤恨的。

“当年那场大战后,我便知道等待萧族的是什么,为此我也做了诸多安排,甚至于放下面子求了人,可今天看来,古族并没有完全遵循与我的约定。”

萧玄似乎恢复了平和,不再流露情绪,可越是如此,陈观越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在原轨迹中,萧玄同样为此恼怒,只不过因为古薰儿和萧炎的关系,才将此事压下,甚至觉得血赚。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想到种种可能,陈观不禁为古薰儿几人捏一把汗。

或许,有人要遭殃了!

在陈观胡思乱想时,萧玄却又微微摇头。

“萧族没落到如此境地,虽有古族之过,但我才是根本原因,我在此苦苦等待,这次天墓开启,终于是来了一个有萧族血脉的小家伙,可见萧族尚未灭绝,想来那古族之中,也有部分人还维持着底线,看在这份情谊的份上,终究是没法狠下心来。”

说到底,萧玄其实还是在为外界的萧族血脉考虑,没法下狠心啥的都只是借口。

为一时之快他可以轻易灭杀古薰儿几人,可事后呢?

萧族有魂族这个大敌已经生存得很艰难了,再被古族记恨,恐怕真有灭绝之危。

萧族,已经不是千年前的萧族了。

旁观者清,陈观作为外人,此刻也能感受到那种英雄迟暮的悲凉。

“是是非非皆往,以后,我也不愿与古族再做纠缠,此番邀小友前来,是我有一件事想拜托小友!”

“我明白你的顾虑,按理说,我直接和萧炎接触是最好的,可惜,他现在还是太弱小了,即便此次闭关之后,突破了斗尊,依然弱不禁风。”

“而你,是八族之外的人,我观察了许久,性情尚可,萧炎也很信任你,这件事交由你,比交给古族更加令人放心。”

萧玄面色肃穆的说道。

这次天墓开启,他也从其他进入天墓的各族天才口中,了解了不少外界的情况,也知道了魂族的蠢蠢欲动。

正是基于此,才让萧玄不得不提前做出安排。

否则的话,等下一次天墓开启,还有没有机会就两说了。

“前辈言重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陈观定竭力做到。”

不好拒绝,陈观也不是很想拒绝。

不过有个前提,必须要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

“呵呵,放心,这件事很简单,我只是想拜托小友带走一件东西,在萧炎达到七星斗尊之时交给他即可,若是日后他有机缘能够突破斗圣,小友可和他一同再来天墓一趟,介时,我会赠与你们一份更大的机缘。”

“当然,这次麻烦小友,我也不会让小友白忙活,接下来的两年,你可以在我这墓府修炼,论天地能量的浓郁程度,我这墓府,绝对是最为顶尖的,若有疑惑之处,可以向我请教。”

“至于那件东西,我还需要稍作准备,在你们要离开时,我会给你。”

为了萧炎,不,准确的说,是为了萧族的延续,萧玄可谓是用心良苦。

虽说此次以陈观为媒介,请他帮忙的根本原因是萧炎正在闭关突破斗尊,且实力太弱,尚不足以达到萧玄的期待,可其中,也不是完全没有看好陈观的想法。

人脉,同样是底蕴的一部分!

陈观略作思索,便是欣然应下。

虽说萧玄要他带走的东西肯定是极为珍贵,极有可能就是古薰儿这次进入天墓的目标,带走后容易生出麻烦。

但以陈观现在所聚集的力量,还真的不是很在乎。

反观在这墓府里修炼,得到萧玄指点的机会却是极为难得,这就是现成的好处。

至于斗圣之后…

陈观猜到了一点萧玄所说的机缘,不过那都太远了,暂时不必考虑。

“一切听前辈安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一代文宗秦时天行者封号兵王斗破:从叶家开始的炼药师斗破之从被炎族流放开始我在斗破当符祖求仙求长生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打工先知我的修仙游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