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十二章 开诚布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谷口涩”的忽然回来,是福中敬泽所没有想到的。

但同样,这也是让他兴奋的。

在谷口涩身上,福中敬泽已经花费了不少,甚至还贡献出了自己的妻子。

任何的投资,都是需要回报的。

福中敬泽同样如此。

他不希望自己贪污黄金的事情败露。

他还希望自己能够在这张位置上坐的更加长久一些。

而这些,都绝对离不开谷口涩。

所以,他精心的准备了一顿晚宴。

他让自己的妻子美旭子陪在谷口涩的身边,不断的说着阿谀奉承的话,不断的敬着酒。

当然,也试图从谷口涩的嘴里,打听到一些情报。

他的这些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孟绍原?

酒过三巡,孟绍原忽然放下酒盅,深深一声叹息。

“怎么了,谷口君?”福中敬泽急忙关切的问道:“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不是对我,而是对整个帝国。”孟绍原的神色忧虑:“这次核查,结果让我很不满意。到处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贪污事件。”

福中敬泽心中一个“咯噔”。

这是他最害怕听到的事情。

福中敬泽立刻摆出了一副关心的样子:“谷口君,人,总是贪婪的。我们做的事业,我们自己心里最清楚,没人能够在面对这些的时候不动心。”

说完,悄悄打量了一下谷口涩,小心谨慎地说道:“谷口君,对这些情况,您准备怎么处置呢?”

“这是极其恶劣的,这是对组织和帝国的背叛。”孟绍原面色严肃:“按照规定,我必须立刻向组织进行汇报,严惩!”

“谷口君忠于职守,我很佩服。”福中敬泽脑子里急速盘算着:“然而,我并不是要帮我的同事们说话,在这里,他们付出了太多太多。”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美旭子,我和谷口君有一些公事要谈,你先回避一下。”

“哈依。”

美旭子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在,什么时候自己应该离开。

等到美旭子一走,福中敬泽这才继续说道:“面对诱惑,我也一样会动心。谷口君,他们也许的确存在贪污的行径,但对于这些庞大的财富来说,他们的个人行径,无非只是其中的九牛一毛而已。

我们这些人,真的很辛苦,每天除了要进行繁重的工作,还必须面对来自于死亡的威胁。我们的压力,真的很大。

向国内报告,对于您来说,不过只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这一生,也许就毁了。谷口君,我斗胆,请您再考虑考虑。”

他可不是为自己的同事说话,而是为了自己。

况且,他能够看得出,谷口涩绝对不是那种不苟情面的人。

否则,他也不会接受自己的妻子了。

孟绍原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福中君,你说的这些我也考虑过,但这么做了,我也会承担非常大的风险。我的前途和人生,也会被毁于一旦。

当然,我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怎么处理,我会仔细考虑的。现在,请你如实的回答我,福中君,你呢,你这么做了吗?”

福中敬泽没有立刻回答。

他喝光了酒盅里的酒,又给自己倒上了一盅。

孟绍原也没有催促他。

过了并不长的时间,福中敬泽终于点了点头:

“是的,谷口君,我也这么做了。”

他并不想隐瞒。

他知道隐瞒毫无意义,反而会增加谷口涩对自己的反感。

既然谷口涩这么问了,那么,他就一定已经掌握了一些什么。

“我是为了自己。”福中敬泽看起来非常的坦率:“从我接受命令开始,我带着妻子来到了这片该死的土地,没日没夜的工作着。

我和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同事一样,每天都在害怕,谁也不知道该死的美国人的炸弹,什么时候会落到我们的脑袋上。

我也私自拿走了一些黄金,很少,真的很少,你可以看成是我的贪婪,也可以看成是我对自己的一些奖励。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的。我们已经接到了命令,随时准备炸毁地道,深埋这些宝藏。既然这些宝藏无法见到天日,为什么不能发挥它们一丁点的作用呢?

谷口君,我对你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我全部告诉你了,怎么处理我这样的恶棍,都在你的手里!”

他在赌。

他赌的是,谷口涩和自己其实是一类人。

刚才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在试探自己。

因为,谷口涩并没有把话给说死。

甚至,他还留下了一些余地。

“福中君,我并不想置你们于死地。”

果然,孟绍原一开口,福中敬泽便感觉到自己可能赌对了。

孟绍原缓缓说道:“人人都有私心,目前的局势对帝国来说并不有利,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私吞一点黄金,其实我也能够理解。

福中君,你是我的朋友,为了朋友,我想有些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

福中敬泽大喜过望。

自己之前的努力、付出并没有白费。

他又一次的举起了酒盅:

“谷口君,我敬你,感谢你的理解!”

孟绍原陪他喝了一盅,然后,问了一个他曾经问过高砂诚的问题:“福中君,你辛苦的为了未来考虑,但你准备怎么离开呢?”

“什么?”福中敬泽一怔,随即说道:“这有什么值得考虑的?等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完成,我就会带着我的妻子离开。”

随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谷口君,请放心,即便回到了日本,您也永远都是福中家最尊贵的客人。”

他真的是会错意了。

他还以为谷口涩是舍不得自己的妻子。

既然这样,那自己为什么不能表现得大方一些呢?

“感谢你的好意,福中君。”孟绍原神色落寞:“也许你还不知道,离开菲律宾的路径,已经全部断绝了。”

“什么?”

福中敬泽大惊失色:“您在说什么啊。”

他和高砂诚一样,对战争的局势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其中的真相是什么,他们根本无法弄清楚。

“离开菲律宾的路径,已经完全断绝了。”孟绍原再次重复了他的话:

“也就是说,无论海路还是飞机,我们都无法离开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拯救那个美少年[快穿]夏日萤火烟火热恋我在高武世界普及遮天法我在高武世界赶尸霸道女将军之谢少是个小作精穿书之豪门女配是绿茶小作精七界传说无限旅行自完美世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