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成一片小天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393章 成一片小天地

外面已是白天了,山中依旧昏暗。

昏暗中有悠闲的琴声响起。

琴声断断续续,好似只随琴师心意,想快时便快弹几下,思索时便多停几分,也听不出是什么曲子,似乎一切都只随心意。

道人吃完了小鱼,漱了漱口,便站了起来,看向不远处。

一块山石,方方正正,好似琴台,女子依旧一袭白衣,坐在后边,在昏暗的山中无疑最是显眼,她继续低头抚琴,身后侍女乖巧安静,倒是抬着头将道人盯着,好似对前方主人的绝世琴音一点兴趣也没有一样。

“在下有事要忙了,两位请自便。”

“道长无需管我们。”

女子一边抚琴一边出言说道,也没有抬头看他哪怕一眼。

道人一挥衣袖,火堆便熄灭了。

随即扭头走向黑暗深处。

琴声仍然断断续续,悠闲又幽然。

只有侍女扭着头,一双清明的眼睛倒映着道人身影,一路越走越远,越来越小,越来越暗。

“主人不说什么吗?”

“言语说不了的,时间则会说明。”

“道长要去做什么?”

“修建。”

“修建什么?”

“人间鬼城。”

“哦……”

这时的侍女显得异常乖巧。

“……”

女子琴声微顿,抬头疑惑:

“你是谁来着?”

“七七。”

“小七啊……”

女子低下了头,琴声继续响起。

“轰!”

“咵咵咵……”

远方一声闷响,只能见到一根巨大的石柱冲天而起,宛如天地之笋。

随即满是石层断裂声不知多少石板从大地中自动分离了出来,纷纷飘起并悬停空中,一块一块,组成了一条通往石柱顶端的台阶。

道人不急不忙,步步往上。

石柱高达数十丈,到最顶端就不大了,上边是一块平地。

道人慢慢走到这里,盘膝而坐。

闭目沉思,不知多久。

待得思索明确,便将眼睛一睁,一抬起手。

“刷……”

手中不知多少流光交织。

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这些流光便自动飞出,好似每一道都知道自己该去哪,都有自己的位置,在空中游曳着,飞舞着,如流星如萤火,最终没入山体石壁的某一处,荡开一圈圈各色涟漪,消失不见。

流光不断从他手中飞出,交织成梦,飞舞不断,又五光十色,照亮了昏暗的山体内部,映在侍女眼中,引得她睁大了眼睛。

宋游是要重建人间鬼城。

不过不是重建鬼城的房屋官邸,而是鬼城的本身框架。

也继续沿用了这座业山。

国师说得很对,如今人间鬼城的鬼死了不少,阴间地府的凝聚恐怕又要推迟,同时阴间地府的凝聚本身也是个漫长的过程,即使人为加快恐怕至少也要等到十来年后去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天道演变,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死后成鬼,数量会迅速超过原先的业山鬼城。

在这十几年间,阴魂要有容身之所。

原先国师修建了业山鬼城。

业山鬼城的制度是完善的,设想也是合理的,只是由于国师能力限制,这座临时鬼城也很简单。

就是把一座天然的空山扩大修缮,连通各山空洞与地下断层空间,用阵法来隔绝阴气鬼气,收效一般。用阴差、鬼兵、龙威军以及国师自己的聚仙府班底来守备鬼城,防止凡人误入,防止阴鬼逃脱,也防止外界妖鬼的觊觎,至于来自更高层的觊觎,一面用鼍龙大妖来震慑,一面则靠大晏国师的身份与当今皇帝的支持,来与天宫尤其是赤金大帝一系保持良好关系,合作共赢。

业山鬼城不小,鬼魂需要的生活空间相比活人更小,此前业山鬼城刚刚填满,周边几座小山也是空的,地下还有不少的空间,是国师留着给未来越来越多的鬼准备的。

可他也料想到了,这样还是装不下。

于是启用重典,罪鬼重罚,既可以减少阴鬼数量,也可以为他的私欲打掩护。

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不过到了宋游这里很多方法就行不通了。

刻在业山上的阵法早已随着业山崩塌被毁,何况那阵法效果也一般。阴差鬼兵倒是应该都还在,然而书生鬼来了又走,说明只靠阴差鬼兵的值守并不能使鬼城免去外界窥探,何况宋游没有龙威军来为他防止凡人误入,也没有聚仙府的民间奇人异士。

大妖倒是有一个,可她并无鼍龙之心。

与天宫的关系,那就更差了。

且是绝不可能合作共赢的。

所幸宋游有自己的办法。

真该下山,真该下山。

若不下山,怎能见到那木凋匠人的通神技艺,怎知与天同感使假成真、木凋成活的惊人造化,若不下山,怎知那画中自成一片天地,除天地五行借助了外界世界以外,阴阳四时都有不同。

就连那狐狸也有与天相通的技艺……

当年在禾州禾原,宋游曾布下阴阳四时法阵,将雪原妖王所在的泉眼隔开来,形成一个与外界独立的地界,阵中阴阳不转,四时不变,便似为雪原妖王画了一个小天地,隔绝内外相通。

是从孔待诏那里得来的引子。

是从窦大师那里得来的造化。

如今一晃,又是两年,多少山水见闻,多少修行造化,多少也有些精进。

宋游想再试一试。

将这业山内部也与外界天地隔开来,自成一个小世界,鬼气再也不许外散,人神妖魔不得进来,鬼城阴鬼也不能轻易出去,在自己离去之后也能保证鬼城阴鬼不再受谁觊觎,再遭祸害。

同时也是为与天宫谈判增添本钱。

不过这要比雪原单纯的封印、阴阳不断四时不变要复杂太多了,也要难得太多了。

兴许会耗时很久。

宋游倒是不急。

这是一次尝试,是一次修建,亦是一次修行,一次布置。

“刷……”

四时灵力仍旧从他手中飞出,一丝丝一道道,颜色不一,由近及远,落入山中,消失不见,只余留灵韵无穷,奥秘万千。

绝妙琴音与之相伴,亦与之相应。

慢慢又从白天到了夜晚。

道人依旧盘坐于高台山体内部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阴魂小鬼们陆续回来了。

那日的惊天一战他们就在远处看着,那截断江水将荒山化作大泽的大妖,在大泽与黑雾间翻滚的鼍龙,堪比山岳的白犀与巨人,还有最后从天而降的金甲巨神与地脉巨人,一打起来,山崩地裂,天色变换,日月几度交互,让他们想起了古老神话中那些言语精简至极的描述。

曾以为只是古人的想象……

那金甲巨神的话他们也听在耳中,道人的回应亦是响彻天地,无疑都深深的震撼到了他们。

远远可见,巨神倒地,神魂俱灭。

洪水退去,回天返日。

众多阴魂小鬼看得清又看不清,只隐隐猜测,是守护他们的一方赢了,赢了大妖,赢了神灵,只是心中惶恐,也不敢轻易靠近这边。

直到听到仙师诏令。

当众多阴魂小鬼怀着惊惧、忐忑的心走回业山附近,大地早已改换了面容,唯有那明明已经崩塌的业山看来依旧。

众鬼回到业山,便看见了这一幕。

山中没有了鬼火,也没了房屋,一片空荡昏暗,唯有那名道人在高台上盘坐不动,无数流光在他身上来回穿梭,映照出他的面容身形,大妖好似不曾使他掉了一根头发,下界的巨神也没有伤他分毫,身负神光,明暗交错,一时间宛如属于他们的神灵。

琴声悠扬,宛如仙乐,抚平了他们心中惊惧忐忑的一面。

“仙师……”

不知谁先跪了下来,顿时呼喊一片。

宋游这次却避不开了,但也睁开了眼睛。

“不可,请起。”

“多谢仙师……我等……”

鬼魂们沙哑呼喊,泣不成声。

应是原从火狱中出来的鬼。

经历过黑暗岁月的人,才知道黑暗有多难敌,光明有多宝贵,才知道能在黑暗之间为天地带来光明的人有多伟大。

只听得上方传来道人声音,在山体内部回荡:

“可有鬼魂趁机离去?”

“仙师……我们还能去哪?”

“我们无路可去……”

“我们都没走……”

“……”

底下传来一片杂乱之声。

“无需再怕,一切都已过去,只是山中城池被毁须得劳烦诸位再建一次。”上方依旧传来道人的声音,平静温和,响彻山体,“等所有流落在外的阴灵鬼魂都回来了,便和以前一样,职责不变,制度不改,各司其职,照以前生活做事即可。”

“谨遵仙师法令。”

“我有事忙,无需管我。”

“是……”

众多阴魂小鬼连忙走进鬼城,老老实实等着,等鬼城中的官吏回来,同时悄悄瞄向远处那名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看、只低头抚琴的女子。

那琴声中有无限美妙,声声直入灵魂,使得他们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静心聆听。

成鬼之后便与人不同,不能再食五谷杂粮,不能再尝人间滋味,没了肉身,真是没了好多东西,实是少了不知多少乐趣。众鬼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过这么美妙的时刻了。

也或许从未有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最终序列序列降临:从打卡九叔开始穿书女配:三个男主一锅炖快穿:病娇反派又狠又乖师兄说得对无限辉煌图卷穿成女配后我带球跑了这个穿越有点早穿越高武世界,我开了简单模式奋斗在民国